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人不折腾枉少年   

2015-04-20 11:23:15|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不张扬枉少年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在俄克拉荷马州,我有个学生助手所在的当代废奴组织,邀请我去了解俄克拉荷马人口拐卖的报告。俄克拉荷马城附近有35号、40号两条州际公路交汇,公路运输便利,这里有大量贩卖人口活动,被拐卖的人局部或者全部失去人身自由,与过去奴役无异。 

在发展中国家,这现象更是普遍。2015年4月,我所在学校艾伯林基督教大学(Abilene Christian University )请来了国际正义使团(International Justice Mission)的工作人员、我校原教授韦恩·巴纳德(Wayne Barnard)来演讲。巴纳德告诉我们,全球各地还有2700-3600万人处在不自由的奴役之下。他所在组织,在一些发展中国家,解救各种被奴役和虐待的人,如印度砖厂在烈日下搬砖的童工、菲律宾妓院的性奴、加纳渔港捕鱼的少年、肯尼亚被男方家族扫地出门老无所依的寡妇。这些人在极为困苦、屈辱、危险的处境下被迫劳动,或是被夺去起码的正当生计。国际正义使团让人看到了他们的存在,这深深刺激了各界人士的良知,大家都希望做些什么。国际正义使团在菲律宾期间,与盖茨基金会合作,前者出力,后者出钱,双方一起与当地政府部门合作,共同打击非自愿卖淫活动。在国际正义使团的协助下,被迫卖淫者人数下降了79%。该组织的成效和工作模式引起了各国政府的关注,他们开始受邀去其他国家协助打击奴役活动。使团暗中访查各种非法活动,培训当地执法部门,帮其梳理司法程序,成效显著。微软、谷歌等大金主得知其工作成效,开始鼎力支持。这种多方协作,渐成良性循环态势。

该组织还希望进一步扩大成果,希望得到政界支持。近日,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田纳西参议员鲍勃·柯尔克(Bob Corker)提交了一份《结束现代奴隶制》的议案,该议案即将进入两院表决。我在巴纳德演讲中了解到,该议案的成型归功于我校毕业生乔什·斯特兹(Josh Stites)。斯特兹自我校毕业后,在田纳西首府纳什维尔工作,是纳什维尔市议会成员之一。听说韦恩老师介绍了国际正义使团打击贩奴活动之后,很受感动,决定利用自己的“权力”,呼吁纳什维尔把十月一日定为“国际正义使团日”,并举办集会。由于天气等原因,斯特兹在州首府举办的集会应者寥寥,但引起了参议员鲍勃·柯尔克的关注。参议员听说了该组织的故事后,开始狂看他们打击当代奴役活动的Youtube视频,对此现象的存在大为吃惊,继而提出相关议案。该议案代表的当代废奴运动像磁铁一般,吸引了联合国、各国政府、财团、学校、教会等不同组织和个人。大家都希望为这些同在一个星球上的苦命人做点什么。

这结果说来偶然,似乎是鄙校毕业生不经意的举动,引发了连锁反应。事实上,我们这种私立学校,还留有里根所言的“山巅之城”精神,豪气外泄。由于这种精神,巴纳德这样的终身教授能放弃学校管理兼终身教授职位,去这种非政府组织做事,前往世界上最贫苦的地方,冒着生命危险,解救最底层的人。学生从不满足于毕业后挣大钱娶美女嫁金龟婿的人生目标,而是一个个希望对外部世界有所贡献。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去世界各地去干一番事业。去年《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肯特·布兰特里(Kent Brantly)医生就是我们学校的毕业生。他出于改变世界的理想,到非洲做志愿医生,染上埃博拉,后康复,成为人类愿为他人舍身共同抗击瘟疫的象征性人物。在学校工作了两年之后,我发现师生员工身上这种改变世界舍我其谁的精神,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学校的宗旨就是让学生去领导、服务于世界各地。为此,学校除了课程学习外,也利用各种机会请人来熏陶学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学校成了训练国际公益人士的西点军校。

美国人在校就想着怎样改变世界或制造不同。这心态不乏西人的自信。我以前上一定性研究课,老师是著名定性研究专家波格但教授(Robert Bogdan),让我们出去找地方做项目,有国际学生说自己初来乍到,找不到地方。波格但老师笑说:你们怎么不跟我们西方人学学,我们跑一个地方呆上几个月,不但回来会写书,甚至还可能把这地方搅个天翻地覆。现在美国诸如和平团(Peace Corps)等组织之所以长盛不衰,也是和美国人改变世界的心态分不开。虽然这心态有时候也会引起争议,但人间多有不平,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何尝不想有人看到其困境, 路见不平一声吼,甚至拔刀相助?千方百计追求改变世界的人,最终也会改变自己,扩大自己的生活空间。

与之相比,中国这些年对学生的教育太短视。全社会都在教育年轻人改变自己,磨去棱角,适应世界,要现实现实再现实。这个思路是不对的,如果我是对的,为什么我要改变?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反之亦然:那些希望改变自己适应世界的人,最终往往是改变不了自己,而世界的潮流也离他们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11309)|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