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一只淡淡忧伤的少年公猫   

2015-11-29 01:27:29|  分类: 动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只淡淡忧伤的少年公猫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家猫六个月后,开始早晨叫春。我平时晚上睡得就晚,这么一来,更是烦人。白天猫抓了老鼠,有时七擒七纵,放在家里玩,一不小心老鼠就逃脱。上半夜,老鼠会跑出来啃东西,我得去处理。早晨五六点,猫开始叫春,把我吵醒。再到七点,我的老式闹钟和手机、iPad上的闹钟陆续响声大作。我被折腾得成天精神恍惚,唯一会做的事是进微信群抢红包。

于是我准备把猫阉掉。

小城野猫到处是,一般美国人建议将公猫neuter, 母猫spay, 都是结扎的意思。这么处理,都是当初放肆让其繁殖惹的祸。我们学校的吉祥物就是野猫。学校里夜猫成群结队。它们住在各种涵洞、地道、坑洞里。图书馆附近有个小树林,又有很多涵洞,于是这里成了猫的天堂。学生愚人节开玩笑说这些野猫守护着前任校长留下的宝藏。由于猫泛滥成灾,有关部门安排人放笼子在校园里捕获野猫,捕获后就给结扎、阉割。猫多了,吃的不够,没人看管,也挺悲惨的。

我们小孩说不要把猫阉掉。我们猫是公猫,不会添小猫。不过,作为一只公猫,它正青春找不到对象,上面不急下面急,天天就吵得人不得安生。我一开门,公猫居然抱着我的脚,啃我的袜子,把我的穿袜子的脚幻想成了母猫,这猫该是多强大的想象力啊!怪可怜的,不如让它钢墙万仞无欲则刚。

打电话找兽医约阉割的事。问领养动物的动物庇护所,庇护所说这事呢找人道协会(Humane Society)。人道协会没有人。告知只有12:00-3:00上班。于是我带上猫,跑了过去。

不知道人道协会到底干嘛,里面猫狗味很浓。我估计带猫狗进去,光这么坐在休息室里坐上一会儿,都会怀孕。不过人道协会看来干的都是不人道的事,在我前面的一个人是来给狗结扎。

两个大妈在里面上班。我说要阉割。她问阉割谁?

我说猫,是猫,现在就在车里。

她让我交30块钱,然后我问什么时候动手。她说没这么快的,她得和兽医约。兽医有两家定点单位,我选了一家。她把电话打过去,说有一单生意。然后她把电话交给我问时间安排。接通电话后,那人问我们家是不是还有一条狗,叫Peponi, 我说有的。看这城市多小,我家几只宠物兽医都知道,这兽医的诊所我都不记得我去过。

约的手术时间是18日。兽医诊所要我头天晚上给猫禁食一晚上,喝水可以。我说这个我怎么管得住,我又不会猫语。她说要不你17号晚上带过来,丢我们这里,我们保证它禁食。

放下电话,我问人道协会工作人员,阉割了要疗伤多少天?痛不痛?

大妈说:公猫阉割很容易的,一般两天就好了,反正比人好得快。

我想你怎么知道的?

之所以想这么多,可能是同理心惹的祸。大家都是公的,将心比心。这么说,男同胞是不是看得蛋都痛?心理学上这叫“阉割焦虑症”(castration anxiety)。《喧哗与骚动》里,福克纳就给白痴班吉做了去势手术。

公猫阉割的日子近了,我很内疚。心想这个猫,刚刚成年,就被阉了,这是不是很残忍?还是让猫尝过云雨之乐后阉更残忍?我觉得可能前者更好。尝过的快乐被人夺走,末了只能追忆似水年华,这样子猫要跟我拼的!

给猫阉割的事,我在家说了。没想到猫听懂人话。16日的晚上,猫突然跑了,我到处找都找不到。大意失荆州,人家投奔自由,寻找幸福去了。若干天后,没准会带着一窝小猫打回来。

好在17日中午,我回去看了看,发现猫回来了。它蹲在屋角石头上,表情很奇怪。我能从上面看到心满意足,也能看到委曲求全,这样子像个饱经风霜的老汉。不知道前一夜它去了哪里。或许到了母猫,在大事不妙之前,成功召开了一次单身派对。或许是在逃窜后,发觉外面世界也不精彩,于是回来。

晚上,我按时送到兽医处。兽医的厅堂里有各种鹦鹉,各种学舌在进行着。不知道鹦鹉是不是也被阉了,兽医在一个大笼子上面放了一牌子,要人别碰,否则鹦鹉会咬人的。这鸟暴烈!

次日领回小猫的时候,小猫已经成了猫公公。诊所门口的小姑娘给了我一针筒,针筒里装的是膏状止痛药,还有几个像避孕套一样的东西。我说这啥意思? 
 
她说这套,是套手指上的,你套上面,然后把药从针筒里推出来,每次一格,涂在套上面,涂在猫耳朵里面没毛的地方,止痛。你一定要把套套上,否则你那啥,手指,会麻掉的。左耳右耳隔着涂。

儿子自告奋勇要照顾这可怜的猫公公。我说不要把耳朵弄错,左、右、左这么来。他涂完说涂的是左耳。我于是涂右耳。后来我们两个货一合计,发现他说的是面向猫的左耳。我是从猫的视角出发,说的是背对着猫涂的右耳。我们殊途同归,涂的都是左耳。要是一边耳朵对应一侧身子,猫右睾丸部分一定痛坏了。

现在,猫好了。每天还是活蹦乱跳,早晨不再叫春,不抱住我的脚幻想了。我不是猫,不知道它是不是真这么想的。只不过作为主人,我觉得这么做,对大家都好。
  评论这张
 
阅读(5828)|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