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美女兼野兽   

2014-12-21 23:52:3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女兼野兽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这是一个不言自明的真理:一个中国女演员,稍微功成名就,就必须演一把武则天,作为事业的一个巅峰,哪怕出品的是一部平庸作品。好像不演一下武则天,就算不上当红演员。疯了,中国需要这么多武则天电影电视吗?会有人看吗?会啊,有一半人会看。说白了,是女性集体潜意识里都想过把女王瘾,要体验一下君临天下驾驭男性的快感,这让人不由感慨:人有时候地位提高了,思维却还在旧的生活里面,未有与新地位相应的从容,就好比一个当上了将军的人,还念念不忘当年排长对自己的逼迫,所以想着怎么驾驭怎么控制怎么让对方服服帖帖,一如当年自己遭到的驾驭和控制一样。

由于矫枉过正,中国女性在很多地方(比如上网看此文的读者中)地位比男性高,但这个话题比较有争议性,肯定有人非议,即便这是实情。不说也罢,我们不如说点关系上的轻松话题,当然我们的中心思想还离不开权力和控制。说权力可能容易被误解,我这里说的是性别话题上的power,其实不如说是影响力和控制力。

话说我有一个同学,姓汪,十分惧内。我们中间流传着一个传说,说汪某娘娘在家,让汪某到东就到东,让到西就到西,让到南就到南,让到北就到北,让站着不动,那么他就站着不动,周围好比有一个老人,在那南海边,划呀划了一个圈。汪某娘娘说:“跳!“ 汪某也不问为什么让他跳,而是问:”娘子,要我跳多高?”然后他就开始跳,汪某娘娘不发话,他都会一直跳下去。我们在周围劝也是白劝,哥们就好比吃了什么药似的跳个不停,还嘴硬,说是在完成高中时林老师布置的体育家庭作业。

汪某的遭遇也不是唯一的。前几天看到一部电影,儿子垂头丧气地跑他爸爸那里。他爸爸问:小子,怎么这么耷拉着头,Are you pussy-whipped? 我这时候发觉惧内还有一个译法:pussy-whipped, 是被猫(小妞)打了。电影中老爸长叹一声接着说:其实我也是pussy-whipped, 我们都是pussy-whipped. 没有办法,这个世界是女人控制的,女人决定我们吃什么,穿什么,能喝什么不能喝什么,能看什么球不能看什么球...对话的父子是两个职业杀手。两个职业杀手居然玩不过两个女人,最后父子两个居然火并。真是把男人的脸给丢尽了。

这电影名字我忘了,是一黑色幽默,是宣泄美国男人对女人的不满的。有人专门做过专门调查,是日本男人惧内还是美国男人惧内,结果大部分人发现是美国男人更惧内。不过美国男人到了中国男人这里,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中央电视台的小品,有多少是关于怕老婆的,简直都成一个类别了。美国人说女人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一只小猫(pussy), 中国厉害的女人,直接就是母老虎,虽然都是猫科动物,但人家那重量级不一样!鲁豫说得好: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 Kitty啊!真是一语道破天机。Hello Kitty是在大男子主义盛行的日本发明的。

还有一个和“惧内”有关的词是hen-pecked, 是“被母鸡啄的”。 我最初是在华盛顿·欧文的小说Rip van Winkle里看到这个说法: .... he was a simple good-natured man; he was, moreover, a kind neighbor, and an obedient hen-pecked husband. 

这里是说温克是一个好好先生,一个性情温良的“被母鸡啄”的人,一个村子里的人都喜欢他,唯独他老婆不喜欢,后来他受不了老太婆唠唠叨叨,一走了之,到了山里,和仙人打九柱球、喝酒去了,回来后已经隔世,老太婆都不在了,他还是那个年龄。这当然是一种传说。落在现实当中,那山就是而今的酒吧,那九柱球就是桌球,差不多的。当年我推荐汪汪看这小说,他说他看流泪了。我说这并非煽情小说,就这,你也流泪?他说有一种煽情叫共鸣。

一个男人不管你是形容他是pussy-whipped, 还是hen-pecked, 我发觉当男人被管的时候,都是很愤怒的,因为这么做似乎违背人性。所以指桑骂槐,用猫啊,母鸡啊来骂,意思是女人要管男人,那简直就是动物。

不过我发现,女人之间,不知怎的,似乎并不喜欢其他女人心狠手辣。我们村里以前有个卖老鼠药的哥们常过来,挑着老鼠药担子,远远地唱着一段五步倒还是七步倒的灭鼠歌,然后将担子往树荫下一撂,坐在扁担上,村里的妇女小孩们(我是小孩之一),围过来的时候,这哥们见了大娘大妈们,立马眼睛一红,说他昨天又被老婆揍了。“老太太,我跟你老人讲啊,我老婆下手真狠呢。”女子们见一个大男人被欺负成这样,很是同情,纷纷买他的老鼠药。然后哥们又挑起担子,抹了抹眼泪,接着唱起了自己作词作曲的灭鼠歌,接着去下一个村子了。我后来再也没见过这种古怪的营销术来。都是女人,难道不为鼠药贩子老婆的得胜而弹冠相庆?怎么反倒同情起这个男人来了?我那时候并不懂这是怎么回事。现在还是不懂。人类世界太莫名其妙。
  评论这张
 
阅读(14286)|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