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控制欲是病,得治   

2014-12-14 00:42:22|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在管理咨询和培训行业做事。管理培训还好,还教企业靠文化取胜。而一些管理咨询公司,喜欢帮客户整理出一二三四的秩序来,整理流程,把谁干什么谁不干什么,搞得一清二楚,事无巨细,样样都能看到管到。老板喜欢这样,中间管理者无端被捆绑手脚,很难做。当现实照进这些机械化流程的时候,前面会看到很多死胡同。于是一般咨询公司,就说项目的失败是中层的不配合,这也正好符合老板的心理。老板付了钱,事情又做不到实处,结果那愤懑,就如滔滔江水,倾泻到了中层干部的头上,使得他们苦不堪言。一个得不到满足的控制狂很容易变成虐待狂。

领导希望把一切都纳入自己期望的轨道之内,一切尽在掌握,看上去似乎是很爽,但换个角度去看,这也可能是一种病态,甚至可能低效。可是很多人在这么做自己不知道而已。这种控制欲旺盛的人,美国称之为 control freak (控制狂)。我一直想攒一本书,叫《美国潜规则》,描述美国社会里这些人们心照不宣但是无人明说的规则。对于控制狂的反感、回避和嘲弄,就是这种潜规则之一。

且看维基百科里对这种病态控制欲的描述:

In psychology-related slang, control freak is a derogatory term for a person who attempts to dictate how everything around them is done. It can also refer to someone with a limited number of things that they want done a specific way; professor of clinical psychology Les Parrott wrote that "Control Freaks are people who care more than you do about something and won't stop at being pushy to get their way."

In some cases, the control freak sees their constant intervention as beneficial or even necessary; this can be caused by feelings of superiority, believing that others are incapable of handling matters properly, or the fear that things will go wrong if they don't attend to every detail. In other cases, they may simply enjoy the feeling of power it gives them so much that they automatically try to gain control of everything around them.

从这段定义上看,控制狂是一贬义词,形容试图按照自己的方式,控制周围一切的做事方式。他们甚至认为这种不间断的干预与干涉是必要的,是有好处的。“这种心态可能是一种优越感作祟,相信他人无法自己处理好事情,或者是害怕他们一旦不去控制所有细节,事情会失控。有时候,有些控制狂只是希望控制一切,而产生一种权力在握的良好感觉。”

随着管理培训的普及和经济转型,“命令和控制”成了管理上的昔日黄花。但是控制欲是一种广泛的社会病。我在微博上看到心理咨询医生吴迪的这么一段话,

“我有个闺蜜嫁了法国老公,问她跟以前的中国男朋友们比有什么不同,她一拍大腿:TMD,他们真的搞男女平等奥!你的事就是你的事,不像我以前的中国男朋友们,他们认为男人养女人天经地义,他们是女人的全面精神导师,代价是你得听话。”

确实,从小家庭到大社会,我们都强调“听话”。我们是一个控制狂(control freaks)左右的社会。上班时工作做什么,怎么做,到你得生几个孩子,在什么地方上班,再到什么网你可以上,什么网你不可以上,全事无巨细一一控制。我们先是被人控制,然后我们学会了控制,因为这是我们唯一熟悉的生活方式。这是一种诅咒,如同一个家族的诅咒一样,必须打破它,否则会害了下一代。

我不赞同的地方,是关于中国男人喜欢控制的说法。这是一种比较单纯的 “迷思”。中国女人一样喜欢控制。 事实上,这也不是“中国男人”或者“中国女人”的问题,而是全人类都存在的问题,是人性弱点,大家只是在程度上存在差异。比如我前几天还听邻居夫妇在家吵架,女方说:“你想控制我!”这两个都是美国人。

但如上所述,美国的“潜规则”是觉得控制是一种可耻的倾向,不论男女都想撇清干系。说一个女人control freak,比在中国说她是“大妈”还要难听,因为大家会想到这种女人太没有自信,太害怕失去,所以才这么控制。说一个男人control freak可能稍微好一些,但一般人也觉得这种人成不了大器,比如只能做个基层监工,做不了领导,这种说法是对他能力的否定。有“领导力”的人,被视为具有远见,会“授权”,激励下属,而不是眉毛胡子一把抓,这一切恰恰和控制相反。“命令”和“控制”或许在某个时代红火过,但在新经济年代,这绝对是管理的大忌。可在中国, 高威权型的文化思维,仍让控制听起来像是很光彩的事。在社会上这种例子比比皆是,我就不多举了。在家里,男人觉得老婆听自己的有面子,不管在家怎么受气,在外也要拿出盛气凌人的气势来。而女人更是在交流“御夫”之术,仿佛对方是骡马不是人。是人你是不要去想着怎么去驾驭的。对于小孩则更是想控制,上什么学校,学什么专业就不用说了。甚至会细致到吃什么,吃几口,上什么课,作业做多少,上什么课外辅导班,甚至琴弹多久,舞跳什么舞,统统都要控制,孩子整个成了木偶,一辈子无法独立。

在单位也好,家庭也好,终结控制欲,可以从语言上入手。比如我在美国常听到这样的话:

“我不想微观管理。”“我不想站在你背后看。”(I don’t want to micromanage/I don’t want to watch you behind your back.) 在美国这里,基本上是放羊式管理。丹尼尔-平克(Daniel Pink)在论述人类内在激励的时候,就把“自治”(autonomy)列为人的一个主要驱动力之一。Micro management在美国是一忌讳,很多美国人更喜欢的是领导放松一点的(其实谁不是这样呢?),抓大放小,大事不糊涂,而不是天天盯你背后,看你每时每刻在做什么。因为你管得太死的话,下属反而出工不出力。 在家里也是,比如打扫卫生,你要么自己去做,要是对方去做,你还指手画脚,规定她(他)用什么方法去做,甚至用什么工具去做,岂不是无端增加矛盾?

“服务式领导。”(Practice service leadership.)有时候领导把角色颠倒过来,试图为员工做点事,也可更深入地了解到员工处境,摆脱事事控制的恶习。我们学校强调的领导,是“服务式领导”(service leadership). 因为耶稣带门徒的那种领导十分反常,他居然给门徒洗脚。”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路加福音14:11)。这还不能只是做样子,得心甘情愿去做,不是为了对方,而也是为了自己的理解和认识。很多时候,你不穿上对方的鞋子走上一里路,你是无法理解到对方处境和真实感受的。

“各让三尺。” (Live and let live.)每个人都是人,你在考虑自己的时候,他人也在考虑他们自己。要想长久共处,只能自己活也让他人活,各留几分余地,这种心态和习惯,是自由和文明的基石。与之相反的说法,是“听我的,否则给我走人”(My way or high way!)控制狂确实有很多是没有安全感的人,他们害怕失去,所以拼命抓紧。很多人的词汇里没有妥协二字。其实在我的方式(my way)和滚犊子(high way)之间,还有我们各朝对方立场走一点,meet you/me halfway的这种折衷方式。

大家可以试着和他人或者自己说类似的话,看看这种心理暗示是否管用? 这种操练和转变是必要的,因为没有人喜欢成为被他人控制的木偶。放松点,少点控制,大家都少累些。
  评论这张
 
阅读(11220)|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