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手机也能进课堂:手机程序在教学环境下的应用   

2014-11-23 07:29:53|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WISE meet-up 的现场。

2014年11月6日,我在2014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14)上组织了一场meet-up。听众不多,但大家的背景非常丰富,发言也都很踊跃。参加这场讨论的成员来自世界各地,包括埃及、法国、阿富汗、巴勒斯坦、黎巴嫩、中国,当然还有会议组织地——卡塔尔。大家用的手机种类多样,既有在美国很常见的iPhone,也有来自中国的华为Mate,还有在出差时临时使用的非智能手机。

我对于人们平时会用手机来做些什么感到好奇,于是邀请每个人推荐一个他们最喜爱的手机应用。来自法国和加拿大的讨论者都推荐了用来叫出租车的Uber。一位来自埃及的女士说她会用Whatsapp。在中国工作的焦建利教授分享了用来收集和管理移动化内容的应用Zite。另一位同样来自中国的讨论者则推荐了一款提供中餐食谱和烹饪教程的应用。几乎所有人都会用到某种社交媒体工具,比如微信、Twitter或者Instagram,当然还有人人都爱的Skype。

从大家的热烈讨论中不难看出,从烹饪到出行,手机应用正在渗透进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在如此忙碌的生活中,谁会对手机应用带来的便利说不呢?

如果你用一款美食app轻而易举地学会了妈妈花费大量时间才娴熟掌握的烹饪技巧,你妈妈大概不会气得扔掉你的手机。但是,大学教授却有可能把学生的手机扔进液氮,或者当着整个教室的面砸碎手机,用这类戏剧化的方法宣布课上禁用手机!

公平来说,这类毁手机的视频在网上病毒式传播发生在六七年前,当时一些电子设备(特别是智能手机)还是个新鲜事物。但在今天,人们对此的态度已经有所改变。在为学校的课程审批委员会评估教授提交的课程大纲时,我发现他们对于在教室中使用手机等设备的态度分为好几种。有的仍然禁止在课堂上使用手机,有的则对此表示无条件的欢迎。其他的则要么交给学生决定,要么认为应该由老师来决定。

根据我的观察,有越来越多的教师开始在教学中使用移动设备, 我甚至可以大胆地说,这部分教师正在逐渐成为主流。当然未必都是在课堂上使用,比如在课堂之外播放视频,开展在线测试,而在课堂上运用“主动学习”的翻转式课堂(flipped classroom)很受欢迎。这样的技术整合更为巧妙而有效。教育者们使用类似Kindle,iBook,Gutenberg,Audible,Hoopla之类的应用,帮助学生购买教材,他们自己也会使用。这种行为有着很大的经济意义——书籍的电子版本通常更加便宜,甚至完全免费。一些大学拥有大量经济困难的学生,对它们来说,提供免费的在线课程资源意味着可以依靠有限的运营经费招收更多的学生。例如Tidewater社区大学甚至设置了“无教科书”学位,来减轻新教材价格日益飙升带来的负担。

同时,我发现教育者们也开始使用移动应用,来让自己的工作更加高效。举例来说,在我工作的艾比林基督教大学(Abilene Christian University),老师们会使用Notability或者iAnnotate来批改作业,为学生提供快速的、融入多媒体的教学反馈。老师们不再四处收发纸质教学材料或作业,而是用Evernote的“笔记本”功能、Google在线文档和Dropbox的“文件夹”功能来分享内容、提供反馈,或是协作完成项目。

一旦教师和学生意识到此类应用的好处,新型教学手段就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例如,在进行校外实地考察时,学生可以使用云存储应用把拍摄的照片和录像上传并分享给他人。有了应用情景感知(context-aware)技术、装载有GPS定位系统和各式应用的智能手机,体验式学习(experiential learning)似乎一夜之间变得更加真实、更加方便了。 (编者注:情景感知(context-awareness)是一种新兴的智能技术,主要通过收集环境信息预测用户行为。 )

手机应用还可以被用来准备学习素材。Explain Everything 和 Showme 这两个应用有音频和视频录制功能,教师们可以用它们录制教学视频或制作播客节目。而在以前,这只可能在专业录音棚,或者借助笔记本电脑上的专业软件才可能完成。随着数字化学习工具的不断增长,线上课程与传统课程之间的差异正在逐渐缩小,有时只需添加课程设计人员,帮助老师就地取材转变现有材料即可。

随着应用程序在教育领域使用的增多,设计一个可以面面俱到满足大学所有需求的“原生应用”,似乎不再是个明智的选择。移动应用的市场虽碎片化,内容繁杂,但教育者和学生反而有机会根据各自需要选择不同的应用,甚至组合使用(点击这里查看实际例子),以更好地满足自己的需求。本地开发的“教育类应用”往往陈旧而臃肿,很难获得用户的青睐,因为相关教育机构通常没有专门的开发团队和持续的资金支持,以确保这些应用功能可靠,并满足该机构的最新需求。相比之下,成熟的商业应用背后有团队维持其不断更新及改进,所以,一个更好的做法是思考如何将这些商业应用运用在教育领域。很多大学也开始把资金和精力放在改进学校网站和校内网络随着设备不同而自动调整格式的智能式设计(responsive design)上,把应用开发外包给那些拥有时间、人力、物力,能够快速而高质量这项工作的人。

哪怕是在同一间大学里,教师们使用的应用也不尽相同。也许一名教师正在使用一个功能不那么好的应用,而他身边的同事恰恰知道更好的选择。还有一些教师抵触使用任何应用。我们该怎么做,才能让老师们更多地使用移动教学手段呢?每一位老师都有自己的应用使用偏好,学校大可以把这些隐藏的能量聚集起来。可能有一些老师是应用方面的资深用户,他们可以发现、推荐应用,以及这些应用的最佳用途;同时,教育技术与员工发展方面的专业人士可以帮助筛选和分享这些信息。我和我的同事们一直在留心那些在教学中使用移动应用的老师,我们会邀请他们与其他老师分享某个应用的使用方法,使最好的教学方法得以推广。学生有时也会在教师中引发某种“同侪压力”。例如,如果一位教师在他的班级里用Quizlet为期末考试做准备,他的学生又将消息告诉了另一个班级的学生,对方又和自己的老师分享这件事,最后这位老师也会将Quizlet作为教学工具使用。一般来说,由大学自上而下推动的移动学习的例子越来越少;移动学习更多地成为一个生态系统,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互相影响,互相合作。

但是,移动学习资源的分布并不均等。比如有些地区很多学生没有智能手机,但他们仍然有旺盛的创造力。例如,在WISE奖获奖项目BBC Janala里,学生们借助旧手机学习英语,他们可以拨打号码3000收听英语课程。在移动学习领域的创新不一定要是高科技,它也可能技术含量低、但高度人性化。将人性化设计与科技的潜力结合,可以带来教育奇迹。现在,全世界几乎每一个人都有手机,移动学习不必等待仍显落后的相关技术追赶上来。只要创意够好,移动学习就能在不同层面上,根据用户的现状去灵活地满足他们的需求。

本文英文原文发表于WISE旗下的ed.review中文由果壳网翻译并刊载 
文中提到的WISE奖现在正在接受新的申请,详情请看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4480)|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