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亚裔学生是数学天才还是数学呆子?  

2012-02-25 06:42:46|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亚裔学生是数学天才还是数学呆子?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亚裔学生在美国的形象比较脸谱化,哈佛学子林书豪横空出世,迅速从板凳队员的角色,进入美国体育的舞台中心,也打破了人们对于亚裔学生的各种成见。 同为华裔的纽约市审计长刘醇逸笑称:“你看,我们不光是数学呆子吧!”此说在微博上引发了诸多好奇。有“林来疯”之称的林书豪现在如日中天,咱们不用多说。不如谈谈亚裔“数学呆子”这个刻板印象从何而来?是否符合现实?

关于数学水平的国别差异,我在美国常看到研究者将东亚学生和美国学生对比,但也有学者针对诸如台湾、荷兰和秘鲁的学生展开过对比,同样发现亚裔学生在数学成绩上,好过荷兰、秘鲁的同龄学生,而美国、荷兰、秘鲁学生之间的差异则比较小(Paik, van Gelderen, Gonzales, de Jong, & Hayes, 2011)。对此差异,友邦人士,莫名惊诧,对其解释也五花八门,其中不乏一些比较偏激的观点。学者理查德·林恩的说法颇为“政治不正确”,他将这一差异归结为智商的高低之别 (Lynn, 2010)。 这基本上是死了心的说法。我去餐馆吃饭,发现很多账单上都把小费给计算好了,比如10%多少钱,15%的小费是多少钱,免得美国消费者操心去算,这也说明普通美国人确实有很多数学信心不足。

但我想亚裔学生数学比较好,不应该是智商要素,而是自身努力、文化和语言方面各方面原因。我自己在观察和调查中发现,亚裔学生“数学呆子”这个脸谱化的形象,其成因可归结到如下几个要素: 

成见因素:阿蒙塔·布赖恩在《文化多样性与少数民族心理学》杂志上撰文指出:“被脸谱化社会群体的成员,在和这些脸谱相关的领域,成绩表现会受到相应影响。”(Armenta,2010)。换言之,心态影响成绩。“疑病生病”。比较负面的脸谱,会影响学生的信心,反之亦然。《教育心理学家》期刊最近发表一篇文章,文中根据长达十六年的社会心理学研究指出,在美国的少数族裔当中,非亚裔的少数群体,如黑人和西裔群体,通常被人认为数学比较差,这些学生因为这些负面的脸谱化,自我暗示,潜力不能得到应有的发挥。(Logel, Walton, Spencer, Peach, & Mark, 2012). 亚裔学生则受益于正面的脸谱化印象的心理暗示。 

美国人在数学上似有一种反智的倾向。许多知识分子津津乐道说自己数学不好,仿佛这么说他人就会觉得他们在其他领域出色一样。2007我参加过一次课程管理系统供应商Blackboard公司的年会,会上我惊奇地发现,主题演讲人之一、《魔鬼经济学》合著者史蒂芬·莱维特博士,身为经济学家,居然也说自己的数学是何等糟糕。这中间虽然不乏善意的自嘲,但这种说法,也间接说明美国人对自己数学不好感觉坦然。我们的一位实习生是一个数学系学生,我问她为什么大家能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数学不好。她的解释是可能大家有意和“数学呆子”的说法拉开距离。总体上来说,美国的好学生,在同学中并不一定受欢迎,甚至可能被同学嘲弄,说他们是“教师宠物”。不过中国人中间,大家在文化上就比较看重数学。我们读书的时候一个很普遍的说法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两种不同的文化预期,对于学习者的心理还是颇有影响的。

语言因素:在上学早年的打基础阶段,汉语、日语、韩语等东亚语言,对孩子学数学帮助很大。用中文记数字简单。我在美国居住了近10年后,至今还用汉语记一些数字,比如电话号码。汉字都是单音节,读来琅琅上口,便于瞬间记忆,认知负荷也比较小。用汉字来记数字,记乘法表比较简单。“二二得四”四个字就可以解决,而相应的英文 “two times two equals four”,就显得有些拗口,而且一路下来也不像汉语那样易记。亚裔小孩,家长稍加督促,就能把乘法口诀记住,小孩这样在班上计算起来,会比同龄美国小朋友快很多。我女儿说她同学一遇到比较复杂一点的加减乘除,就仰着头说“嗯”、“嗯”、“嗯”,而且数字越大,“嗯”得越多,甚至会一声惨叫,说题目出错了。

家长因素:就我所知,中国父母在很多方面,对孩子教育的参与难尽人意,但说到数学,通常中国家长管得颇多,有时候我都觉得有些过头。许多家长是第一代移民,不是在美国土生土长,所以在语言和沟通上先天不足,害怕自己辅导孩子,反弄巧成拙,所以在阅读、写作这些方面不大插手。数学对语言的依赖性少些,家长更有信心帮助自己的子女,尤其是在中小学阶段。?有的家长甚至用起国内的教材,在家另起炉灶,给小孩上课。

教学因素:数学的教学法上,中美两国学生也存在一些差异,这种差异直接或间接影响各自的成绩。在多数东亚国家或地区,数学教学更“正规”,课堂教学多半是教师在讲台上的“讲授”,学生很少中间打扰。这种教学,有利于打下一定的数学知识基础 (Gonzales & Paik, 2010)。死记硬背的方法在美国被人鄙视,在美国课堂上用得也很少,但是适度的记忆,对于基础阶段的知识和技能积累十分必要。而这种基础打牢了,也有助于下一阶段的学习。我感觉美国学校基础阶段的数学教学,是一直往前冲,会的不会的一起上,最后学生基础很不牢靠,也会影响后来的学习。

亚裔学生是数学天才还是数学呆子?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中国“死记硬背”式的教学弊端过多,但是美国学生则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轻视教学内容,而重视所谓的“流程式教育”,比如问题解决技能、判断、估算、图表制作等。大家对于“历史日期、人名地名、事件”等需要强行记忆的东西多持蔑视态度,当然也不怎么去记公式。但是特殊禀赋教育专家豪利夫妇和彭达维斯教授在其专著《思维出窍:美国学校里的反智主义》一书中指出,“事实不光是事实,事实中也包含着各种关系和逻辑关联。”(Howley, Howley, & Pendarvis, 1995)?。我去年出了一本书《知识不是力量》,赞赏美国培养“高端技能”(higher-order skills)的倾向,但是,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仅有知识不是力量”,一些基础阶段的知识积累并不能忽略。

时间因素:一些亚裔美国学生的所谓数学优势,也可能是因练习更为频繁,花费时间更多。在我们这个小镇,就我所知,大部分中国家长在学生“空余时间”都还给他们另外开一些数学的小灶,或是亲自教,或是送他们去一些小班上课。

在国际上的国别对比也会是类似情形。密苏里大学哥伦比亚分校数学课程研究中心主办的一次国际论坛上,来自各国的学者发现,亚洲国家多半在数学教学上的时间投入更多。例如,在新加坡,老师的教学常常以国家的课程要求为下限,教师通常在教学中添加更多内容。很多韩国学生在“课后”,还额外学习一两个小时的数学。而在中国,很多孩子小学就在上“奥数班”了,奥数成绩出色,在一些地方的初高中入学考试上是可以获得加分的。

可惜的是,亚裔学生早些年的数学优势,未必能给他们后来的学习提供后劲,也未必能影响其专业、职业选择,因此,关于亚裔学生的数学天赋到底是否存在,我也看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有学者对加州十一年级的一百万多个亚裔和太平洋岛民学生开展了五年期的研究,结果发现,这些学生的成绩其实是千差万别的,并不符合相关成见的说法 (Pang, Han, & Pang, 2011)。有一项针对获得博士学位的研究甚至发现,东亚妇女选择数学专业的比例,“不但低于白人妇女,甚至不如其它少数族裔的妇女” (Lillian & Wei, 2011).教育学者赵勇博士就对华裔数学优势论持鲜明的反对立场。

和第一代移民父母相比,第二代亚裔移民少了不少拿学位、找工作、熬绿卡的压力,可以相对比较自由地去追求自己的“美国梦”。二代移民中,选择理工科专业(通常被其父母认为“好找工作的”)的比例大为降低 (Roysircar, Carey, & Koroma, 2010)。到了比较高端的领域,学数学的西方人越来越多。

另外,一些东亚的儿童早年可能获益于父母的帮助,但是这种帮助有时会成为“枴杖”。离开了这些枴杖,反而不会走路了。一些学生开始发现,自己并没有像父母暗示的那样擅长或者喜欢数学。当然,如果父母在早年开展内容教学的时候,也比较注重兴趣和好奇心的培养,那则另当别论。

即便是正面的脸谱化,有时候也会起反作用。脸谱化的印象在某些情形之下有害,因为它能“增加亚裔学生的心理压力”,另外,“过分强调成绩,可能导致亚裔学生在创意等方面受到负面影响。”(Yong & Wei, 2009)父母的期望值过高,也可能摧毁孩子数学学习信心。我的一个朋友是清华毕业,曾跟我抱怨他为女儿的数学学习发愁。在他看来十分简单的东西,女儿搞不懂他就火冒三丈。女儿也知道爸爸一教就发火,所以更加紧张,更没有信心。清华生的女儿伤不起。他的女儿倒是在阅读和写作这些学科上展示出浓厚的兴趣,也颇有特长,而传统上这些领域亚裔学生通常都被人认为不具优势。第一代移民父母在数学上经过刻苦训练,但是抛开上述要素,第二代移民未必仍具有先天优势,他们也可能受同学的影响,对数学这样的学科敬而远之。好消息是,他们在其它领域,也未必具有与生俱来的劣势。他们可以真正去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专业,有时候甚至和抱有成见的父母发生冲突。倘若处理不慎,导致青春期逆反,不管父母早年在数学教育上花了多少心血,结果可能是白费功夫。
 
参考文献:

  1. Armenta, B. E. (2010). Stereotype Boost and Stereotype Threat Effects: The Moderating Role of Ethnic Identification. [Article]. Cultural Diversity & Ethnic Minority Psychology, 16(1), 94-98. doi: 10.1037/a0017564
  2. Cavanagh, S. (2005/12/07/). International Forum Examines Asian Nations' Math Strategies.
  3. Gonzales, M. M., & Paik, J. H. (2010). Cross-Cultural Differences in General Preschool Teaching Styles and Math Instruction. [Articl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earning, 17(10), 251-263. 
  4. Howley, C. B., Howley, A., & Pendarvis, E. D. (1995). Out of our minds : anti-intellectualism and talent development in American schooling. New York: Teachers College Press.
  5. Lilian, W. U., & Wei, J. (2011). Asian Women in STEM Careers: An Invisible Minority in a Double Bind. [Article]. Issues in Science & Technology, 28(1), 82-87. 
  6. Logel, C. R., Walton, G. M., Spencer, S. J., Peach, J., & Mark, Z. P. (2012). Unleashing Latent Ability: Implications of Stereotype Threat for College Admissions. [Article]. Educational Psychologist, 47(1), 42-50. doi: 10.1080/00461520.2011.611368
  7. Lynn, R. (2010). High IQ is sufficient to explain the high achievements in math and science of the East Asian peoples. [Article]. Learning & Individual Differences, 20(6), 567-568. doi: 10.1016/j.lindif.2010.08.008
  8. Ortiz, E., & Dickstein, M. (2012). Obama gives presidential salute to Knicks superstar Jeremy Lin  Retrieved Feburary 20, 2012, from http://www.amny.com/urbanite-1.812039/obama-gives-presidential-salute-to-knicks-superstar-jeremy-lin-1.3533386
  9. Paik, J. H., van Gelderen, L., Gonzales, M., de Jong, P. F., & Hayes, M. (2011). Cultural differences in early math skills among U.S., Taiwanese, Dutch, and Peruvian preschoolers. [Articl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arly Years Education, 19(2), 133-143. doi: 10.1080/09669760.2011.600276
  10. Pang, V. O., Han, P. P., & Pang, J. M. (2011). Asian American and Pacific Islander Students: Equity and the Achievement Gap. [Article]. Educational Researcher, 40(8), 378-389. doi: 10.3102/0013189x11424222
  11. Roysircar, G., Carey, J., & Koroma, S. (2010). Asian Indian College Students' Science and Math Preferences: Influences of Cultural Contexts. [Article]. Journal of Career Development (Sage Publications Inc. ), 36(4), 324-347. doi: 10.1177/0894845309345671
  12. Yong, Z., & Wei, Q. I. U. (2009). How Good Are the Asians? (cover story). [Article]. Phi Delta Kappan, 90(5), 338-344. 

  评论这张
 
阅读(53958)| 评论(1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