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当创业的校长遇到守成的教授  

2011-06-20 22:57:16|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方科技大学三位筹建团队核心成员李晓原、李泽湘和励建书,在2011年初相继离开南科大之后,近日在《南方周末》发表“要改革,不要口号”一文,对南科大的所作所为颇有非议。 三位专家相继离开这个教改实验田,颇为可惜 。但及早暴露教改中的观念差异也是好事。我和争议的任何一方都毫不相识,作为一个旁观者,我觉得可以从管理的角度,发表一点感想。

三位教授说一个学校应该脚踏实地、实事求是这一点值得鼓励。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考虑全面自然十分必要。要是改革一开始就能把路子走对,在办学方针上、制度建立上、教学质量的保障上步步为营,少走弯路,自然再好不过。但从文章上看,几个教授所说的“有必要表达我们的看法,厘清正误,以正视听”有些难以让人信服。凭什么就觉得自己就站在道德的高地,自己的言论可以 “以正视听”呢?“兼听则明”,我想读者一定也想听听朱教授自己怎么说。

南科大目前来说,应该不算什么教改的“样本”,而是一个试图教改但面临重重困难的先驱、革新者,其创办者应该是创业团队。鲁迅先生曾称,中国办一件事情太难,搬动一张桌子也要流血。南科大从酝酿到如今,长期处在难产状态,办学许可都长期拖延着办不下来。创业之难,可想而知。大家一开始对该学校寄语厚望,后来出现了一些偏差,便开始加倍失望,有的对它比对现有体系的弊病还要反感,甚至呼吁推倒重来,这也一样不理性。一个新创企业,尚有风险投资公司“孵化器”式的扶助。办一个学校比办一个企业复杂得多。如能直接借鉴世界名校做法,用“拿来主义”的办法来创建当然最好,我以前甚至都觉得可以直接请外援来当校长或者教务长,这样一定有一些水土不服之处,但可以去调整。另外用新鲜血液,重新激发出系统各功能的活力,也是一大好事。倘若面临政策限制,无法这样去做,那不如允许南科大用“试验-出错-改进”的路数去坚持下去,而不是指望一个神仙一般的校长,一下子把一切都奇迹般地做好。南科大面临的问题是爬雪山过草地的创业期问题,而三位教授是在用守成期的思路在批评,说得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时机不大对头。

教改不是超人的事业,而是一个需要团队协助的教育家的事业。南科大是一个新创组织。和任何创业的团队一样, 南科大也大体会走过心理学家布鲁斯塔克曼所言的团队发展阶段: 形成期(forming)、激荡期(storming)、稳固期(norming)和成果期(performing)。目前南科大应处在形成期之末和激荡期之初,此间筹办团队理应去“头脑风暴”,群策群力张罗改革所需方案方法。三教授雄文中称, “南科大既没有管理团队也没有学科框架,既没有学术团队也没有学生教育培养大纲方案,既没有清晰学校定位也没有清晰发展路径图,既没有内部管理规章制度与问责机制也没有外部监管问责法规,也就完全无从谈起建设一个现代研究型大学所必需的教授质量、教育质量和管理质量的具体问题。”一下子把南科大变作了三无大学。三位教授习惯了在其所在学校现成制度下的做事方式,未必能无中生有地帮这个新创学校建立一套制度起来,似乎只是希望他人把学校的整体“制度”都给收拾齐整了,装盘子里毕恭毕敬送到他们桌子前。而校方可能是指望他们来当大厨,帮着一起把菜做好。作为被请来参与筹建的“团队核心成员”,没有把这“三无”变作“三有”,或者说起码启动这方面的工作,却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继而发文作诛心之论,认为他人是哗众取宠、误导,将他人的改革比作文革,还煞有介事地询问南科大为什么不这样为什么不那样,实在迂腐可笑。 我和大部分读者一样,无法知道朱是什么样的人,但是这个世上没有完人,若是真为着一项事业考虑,那么不妨扬长避短,而不是将人搞臭批倒,然后换一个人再来,这样似乎更像是文革作风。

三教授称他们写文章是要“以南科大为样本分析中国高教改革背后的深层问题。”深层问题之一,正是我们如何去理解教改重新体制的成型过程。制度的设计,大部分组织都希望遵循从分析、设计、制定、实施、评估一层层发展的瀑布式发展的周期,但在动态、复杂的体系内,还有一种设计的思路,便是“更迭式设计”(iterative design), 亦即快速建立其一个模型、对其加以测试和分析,然后加以完善。我想朱教授可能就是这样, 他先把学校办起来,边创业边完善,在积重难返的体系之内,利用一些“杠杆式”的机遇,杀出一条血路来。假如他能成功,其示范影响会非常深远。“自主招生,自授文凭”这二者都是公众最为关注的问题,以其为突破口并无不可。此间允许一些失误,同时渐渐完善制度,方能取得成效。南科大如果能不拘一格闯出一条改革的路来,可以给全国其他高校和教育创业者提供启发和经验教训。

不管这三位教授在自己的专业里有何等建树,作为筹建成员,从此文反映的思维上看,他们并不具备坚韧不拔协调共事的情商,也不具有扶持新创学校上马所需的创业或咨询技能。他们的出走确属遗憾,但也算不得多大悲剧。希望深圳和南科大能另请高明,包括不在学校任教圈子之内,能够提供新鲜眼光的顾问人员。在美国,就有一些顾问公司,专门从事高校政策和制度的顾问工作。我想他们对于政策的制定和制度的完善,经验和智慧远胜于上述三位各自学科内的专家。等南科大办成功了,请这三位教授来当系主任或教授,或许更为合适。

  评论这张
 
阅读(13360)|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