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朗朗与蝙蝠  

2011-01-31 01:15:03|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下午天气晴好,我们去动物园,在动物园“谷仓”,看到了很多蝙蝠,这时候我想起了初中学的一篇课文来。课文里说蝙蝠,如何跟鸟儿说自己是鸟,因为有翅膀会飞,又跟野兽说自己是兽类,我记得很清楚,蝙蝠甚至还露出自己的牙齿来("showing his teeth")。这蝙蝠让我想起了钢琴演奏家朗朗来。

在中美两国元首相聚的国宴上,朗朗演奏了一首《上甘岭》插曲《我的祖国》。这首歌里有这样的歌词:“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这是一首爱国歌曲,但未必是反美歌曲。它倒是述说了中国人对于相处的理解,这种理解是官方和民间基本上都能认同的。毛主席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小民范德彪同志说: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尊重他人人格,树立良好形象。你不想被人用猎枪指着,那么你就不要做进犯的豺狼。你想被人友好接待,那么你自己也得做个朋友。这种信息在西方世界,大家也能接受。说到底,这里的信息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非但是儒家的教导,也是《圣经》里的格言:”所以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因为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马太福音7:12)这被成为”黄金定律“(Golden Rule)的相处原则,在全世界几乎所有得信仰里都能找到类似的版本,可以说是一个普世价值。

这次中美元首的相聚,背景有着包括朝鲜、人权、货币等等方面的冲突。这些冲突和分歧,如果大家友好协商,什么都好说,”朋友来了有好酒“,如果硬来威逼,比如压迫人民币升值,中国会奉陪到底,这个国家,不是伊拉克阿富汗,不是你说拿下就能拿下的,最好还是友善地、协商地相处。这种信息借助于这样的歌曲表达出来,不知这歌是谁选的,总之我觉得他(她)十分高明。如果是朗朗自己的选择,我对这个以前并不怎么喜欢的钢琴家顿时刮目相看。从朗朗个人博客上看,”能够在众多外宾,尤其是在来自“五湖四海”的元首们面前演奏这首赞美中国的乐曲,仿佛是在向他们诉说我们中国的强大,我们中国人的团结,我感到深深的荣幸和自豪。“这说明他知道此歌的寓意所在。

我们这么民族一向喜欢拐弯抹角,半天话说不到道上。这么不卑不亢地表述一下两国相处的立场也很不错。会不会得罪美国人呢?或许会得罪一部分极其敏感的美国人,但是大部分人会觉得这种信息可以理解。前几天我的一个美国朋友德蕾莎来访,我们说到了此事。她也说美国人的语汇里压根儿就没有”我们的民族感情受到了伤害“一说。美国做世界老大做惯了,才不在乎你怎么去”刺激“。

但是美国有一群反华分子,立马将这个歌曲炒作成反美的歌曲,甚至故意把朗朗博客里的”中国的强大“,翻译成了”formidable"。formidable一词,一般是用来指某个敌对势力的不易对付。我倒是倾向于使用稍微中性一点的strong一词,或者powerful, 而不是formidable. 这里有一个细微差别。沟通有几种,一种是唯唯诺诺,他人说什么是什么的被动沟通(passive), 一种是咄咄逼人不理睬对方立场的进攻性沟通(agressive),还有一种是当面好好好背后捅刀子的两面三刀式沟通(passive agressive),都不可取,最可取的叫assertive, 亦即不卑不亢,不对根本立场作出妥协,但是也认可对方立场,表面上仍能融通的外圆内方的直白式沟通。而formidable, 则是把这种直白式沟通化作了进攻性沟通,旨在挑拨离间。

《我的祖国》一歌是多年”韬光隐晦“后,需要有所直白表露时的一次有益尝试。在国内,朗朗的做法也赢得了不少喝彩。朗朗是要做爱国人士的,2008年他甚至晒出自己的中国护照,以示爱国。我猜他是在国际上捞够名利后,想借此在国内树立英雄人物的良好形象。这种动机,我只能用马斯洛的需求层次论去解释。可能是一些艺人在功成名就之后,希望在其它地方自我实现一下,以至于不再被人视作戏子、功夫巨星、娱乐中人。比如成龙闯荡好莱坞那么多年后,最终还是回去,努力地做一个高级的五毛。

但是后来接受NPR采访时,朗朗断然否定了他的任何艺术之外的动机:BLOCK: The film portrays the war as a triumph over U.S. imperialism and has been used as anti-American propaganda. But I when I reached Lang Lang today, he said he had no idea about any of that.   

Mr. LANG LANG (Pianist): The truth is, I only know this piece because it's a beautiful melody. And, actually, I played many times as encore before because it's, artistically, it's a beautiful piece. I never thought about, you know, and I never knew about anything about, you know, the background.   

这段对话说明先前所言的什么中国人的团结全是废话,他压根就不知道此歌的背景。(I never knew about anything about, you know, the background. )说明还是底气不足,连惹上一点”得罪“美国的嫌疑都不敢。

这件事情过多分析其实已经没有太多必要,那么我为什么要费这个时间呢?我的初衷颇有些无厘头,我是借这个例子,希望大家好好学习英语。因为你学好了英语(或其它外语),你可以看更多渠道的信息来源,就不那么容易被忽悠了。因为大家会发现,一些人物在不同媒体上发出的声音是不一样的。

还有一个我印象很深的例子,是疯狂英语的李阳。《纽约客》对他做过一次访谈,描述说:  How can we make Crazy English more successful?” he asked me, his voice rising. “We know that people are not going to be persistent, so we give them ten sentences a month, or one article a month, and then, when they master this, we give them a huge award, a big ceremony. Celebrate! Then we have them pay again, and we make money again.” He turned toward the assembled employees and switched to Chinese: “The secret of success is to have them continuously paying—that’s the conclusion I’ve reached.” Then back to English: “How can we make them pay 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 访谈中说,李阳为了让大家继续下去,一个月给他们“十句话,一篇文章,然后,等他们掌握了,我们就大大奖励,大大庆祝!然后我们让他们接着付钱,这样我们接着赚钱”。文中说他又转背过去,用中文说他们成功的秘诀是让大家不断付钱。这话他敢跟《纽约客》讲,因为掏钱去上他《疯狂英语》班的学生和家长,恐怕是不会去看《纽约客》的,于他无妨。所以他可以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中国的成功商人,因为这样可能在美国更受人尊重。但是到了国内,这一套就玩不转了,在中国人看的博客上,你所看到的是一个穿着军大衣、培训会场国旗飘扬、号称使命是要”让中国更强大“的爱国者形象。

蝙蝠变幻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一个底层小动物的求生之道,尚可理解。可是我们一些精英人物,两边投机,赚足了名利,可依旧见鸟类秀翅膀,见兽类秀牙齿,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做人太精明,这样不累吗?

备注:因“蝙蝠侠”的影迷提出异议,本文标题“朗朗是个蝙蝠侠”已经改掉。
  评论这张
 
阅读(13607)|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