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禁止缩略未必有益沟通  

2010-04-11 08:26:45|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 

“你的语言不存在了,有什么问题吗?”("Your language no longer exists.  Any questions?)   
——哈罗德·品特,《山地语言》 

近来听说有关部门开始禁止使用缩略语,这是从中国舆论的桥头堡中央电视台(过去简称央视,CCTV等)开始的。看来,一些政协人士提出的维护汉语纯洁性的点子被人采纳了。

不容否认,缩略语确有弊端,中文也是这样。我听说过一个相声,说有人喜用缩略语,喊人的时候就这么喊,“上吊的”(上海吊车厂),“开刀的”(开封刀具厂)。而我们的政治语汇里,“两个凡事”、“三讲”、“八荣八耻”,司空见惯,央视会不会一个标准,一致回避呢?

不过我想要反对的是滥用,而非使用。英语中也一样,人们为了反对缩略语的滥用,戏言要成立一个AAAA协会:亦即“美国反对缩略语协会”的缩略(Americans Against Acronym Abuse )。有人说这不过瘾,如果只是一部分美国人反对怎么办,必须成立“全美国反对缩略语和简称滥用匿名协会”, AAAAAAAAA (All American Association Against Acronym And Abbreviation Abuse Anonymous)。又有人说,光是美国反对有啥用,美国反正经常接受外来语,结果要成立“亚非美反对缩略语和简称滥用匿名协会”,亦即AAAAAAAAAA(All Asian, Africans, and Americans Association against Acronym and Abbreviation Abuse Anonymous).

但有一些缩略语是有益的。我以前一单位缩略语使用就很普遍,每个职能都有标签,比如R&I (Research and Investigation)是研发部门。翻译是T&I (Translation and Interpretation)。公司高管叫“MGM”,我都忘记了是指什么了,我总记成米高梅。另外,台北、香港、上海、北京几个分公司,分别称TP, HK, SH, BJ. 发邮件的时候,比如你要发给台北研发同事,就打TPRI就可以了,北京IT是BJIT。上海的IT部门很惨,是SHIT. 不过总的来说,这些缩略便于公司内部交流 —— 发邮件的时候,打几个字母,邮件组就全出来了。

有时候,来自外文的首字母缩写,强行变成中文,会造成语义损失,妨碍沟通。比如“SMART”目标,当然你可以说是“聪明”目标,但是这很难表达具体(Specific), 可衡量(Measurable), 可实现(Achievable), 有益(Relevant), 有时间标准(Time-bound)这些拆开后的意思。

另外,有时候老师可以用缩略语帮助学生记忆,比如小学老师让小孩用“语言警察”(COPS)的工具查看自己的作文,COPS是指首字母大写(capitalization), 组织(organization), 标点(punctuation),拼音(spelling)。我以前有个老师,自己发明了大量缩略语,如UBI(Uselss bits of information), MEGO (my eyes glaze over), 混在他要大家记住的真正的缩略语之中,这些缩略语也没有传出去贻害世人,反倒挺能活跃课堂气氛的。

随着全球化的深入,一些英文缩略也开始进入中文,若硬是译作中文,规避英文缩略,反让人困惑不解。如“金砖四国”,用BRIC (Brazail, Russia, India, China)的缩略语更能显示是哪四个国家。同样,欧洲经济不大景气的“瘟猪四国”,也是缩略语沟通性更强,因为PIGS能让人记起Portugal, Italy, Greece, Spain)。

缩略也是群众喜闻乐见的幽默富矿。例如ADIDAS这个商标,被“缩略化”变成” All Day I Dream About Sports(我整日都在想着运动) (也有说是SEX的)。哲学博士PhD引起的联想最多,如“永久性大脑损伤”(Permanent head damage) 、 耐心地等待学位(Patiently hoping for a Degree) 、当教授?你就慢慢做梦吧(Professorship? hah! Dream on!)、急等聘用(Please hire. Desperate) 、哲学上神志不清(Philosophically Disturbed)、可能会离婚(Probably headed for Divorce) 、债台高筑(Probably heavily in Debt) 、专业汉堡包服务员(Professional hamburger Dispenser... "Would you like fries with that?") 、严重忧郁症患者(Pretty heavily Depressed) 、论文很悲壮(Pretty horrible dissertation)等。

对于缩略语(包括外来缩略语)的规范,全面开禁是不妥的。可否请我们的首席语言官(不管他是谁)告知大家如何使用?如缩略语可以使用,但第一次用时,须全部拼出来,第二次才可使用缩略,这样可能更合理些。

总的来讲,若有助于交流就用,妨碍交流则免。回避WTO这样的说法,说“世贸组织”,大家是不会反对的,因为英文缩略换成中文毫无问题。一些无用的缩略自然会淘汰。一些已经习以为常的NBA, CEO等,可以沿用。某些缩略语译成中文,反倒造成混淆,比如CEO,或许央视会用“执行长”,湖南卫视会用“首席执行官”,反而混乱。如果利用外来语的缩略,造成了概念的混淆,那么用中文更好。如少林寺要CEO做什么?改称 “方丈” 更佳。

媒体更值得做的事情,是制定各自的风格指南,确立自己的使用风格或习俗,而不要因领导看到大家用外来语缩略语头痛,便一律开禁。但就我所知,国内不仅很多媒体没有具体的风格指南。连一些学术刊物都没有,如何引用,如何加注,期刊和作者都是跟着感觉走,或许这是更需要规范的地方。

也不知道禁止外来词的风会不会吹到《南方都市报》来?我很害怕《南都》也会同去同去,咸与维新。所以赶紧,提前侥幸一回,将那外来语,像胡椒面一样,撒在全文之中。

载于《南方都市报》因篇幅问题,原文有所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10581)| 评论(9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