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文学翻译开始进入美国学术正统  

2010-04-29 06:10:51|  分类: 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静静的顿河》、《日瓦戈医生》等名著译者力冈先生当年在安徽师范大学外语系工作,从讲师职位上评选副教授,遇到了一些阻挠,力冈先生二话不说,捧出自己的所有译著摆到领导桌子面前一摆,质问:请问你们谁有这些著作,再来论断我。领导傻眼了,王老师非但顺利评选,而且破格提升,绕过了副教授,直接晋升为教授。

这在我们的母校成了一佳话。之所以成为佳话,因为这样的例子实属罕见。

在大部分高校,翻译著作是不算学术成果的。我从事翻译多年,深知文学翻译的价值、智力投入和社会影响有时候远远超过一些“学术论文”,所以造成文学翻译不能和学术职称评选挂钩,不是一个正常现象,尤其是在中国这个引进图书名列世界前列的翻译大国。

不过在美国,文学翻译在学术界的地位也一直不佳。其原因之一,是因美国的翻译市场规模远比中国小,人们对这一行所知甚少。一些有识之士,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早在2003年,《纽约时报》上有人撰文称“美国人读起外国小说就打呵欠”。大量美国小说被翻译成各国文字,但是一些国际著名作品,却很少翻译到美国的市场上来,所以形成了美国文学交流的巨大“顺差”。全国人文基金会文学总监克里夫·贝克(Cliff Becker)曾称这是“一场全国性危机。”

此后多年,我一直留意美国书店和图书馆中的翻译作品,发觉日渐增加了起来。我猜这可能是911后美国人陷入了集体性反思,希望在“文明的冲突”之中,多了解一些外界文化。由于这一原因,来自国外作品,尤其是伊斯兰世界的作家,如帕慕克, 卡勒德·胡赛尼,也开始登上了美国书店、图书馆的显要位置,甚至登上畅销榜单。这是一个不被人多提,但是实实在在发生着的一个变化。还有一个可能的原因,是越来越走向纵深的全球化,让美国人意识到了翻译的重要性。连续几年,美国人也与诺贝尔将无缘,诺奖委员会甚至有人称美国文学“孤岛化”,这可能也是日渐注重文学翻译的一个原因。

美国文学翻译多半是在大学当教授。他们的翻译工作也一样不能得到合理认可,其原因也是因为不了解。比如一个多年从事翻译的老师去评终身教授,委员会的负责人或许是文理学院(School of Arts and Sciences) 的院长。这院长背景可能是化学,你说在某某学术杂志上发表论文他会有概念,如果你说在某某出版社出版了某某译著,他是不可能去衡量去学术价值的,因为他找不到坐标系,根本无从评估,所以只好说不算。在评终身教授的时候,一般学校都有一套评选的标准(Rubrics), 这标准内多含“创造性、学术性著作”,但是翻译由于定义模糊,很多时候就不能入选。所以在一段时期之内,文学翻译在美国大学地位也颇尴尬。纽约城市大学艾斯特·艾伦(Esther Allen)教授说他很不理解, “三千年来,翻译其实一直在文学研究的核心,可是做文学翻译却对自己不利。”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马可·安德森(Mark Anderson)是一位卡夫卡专家,他刚刚进入哥伦比亚的时候,本来有人请他翻译卡夫卡《审判》,可是系主任得知消息后,立刻将其劝阻,让他把自己的学术著作写完,评完了职称后再去翻译,他听了系主任的话。不过这期间,他仍然手痒,翻译了另外一部德语名著,为了不影响自己的学术前途,他用了个笔名Jack Dawson。后来评完职称,和系主任说起来,两人相视大笑。

翻译学术地位模糊的情形正在悄悄发生改变。越来越多的大学开始增设翻译专业或翻译课程。不久前,我还曾受邀去一创作班谈翻译,这是多年来少有的事。

《高等教育纪事报》今年破天荒地登了一篇关于文学翻译学术地位的文章。文中举例说,著名翻译家迈克尔·亨利·海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斯拉夫语系,曾译有昆德拉的《不堪承受的生命之轻》)说他非常幸运,他所在的斯拉夫语系非常支持,认可他的文学翻译工作。 海姆先生认为忽略翻译的创造性是不合理的,因为“译者首先是作者”(A translator is first and foremost a writer.)为了改进其他翻译同行的命运,他在推动美国现代语言学会(MLA)发布一份正式文告,将文学翻译正式纳入学术范畴。美国现代语言学会是美国语言文学界最有影响的一个全国性组织,其认可将对文学翻译在学术界的“登堂入室”起到关键作用。

现代语言学会最近三任主席迈克尔·霍尔克斯特(Michael Holquist), 玛乔丽·帕洛夫(Marjorie Perloff), 凯瑟琳·波特(Catherine Porter)本身都把翻译作为自己学术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去年12月的现代语言学会年会上,当年主席凯瑟琳·波特甚至将年会主题定位文学翻译,并发表了一席热情洋溢的主题讲话。在该学会新闻简报中,波特博士又通过《为什么翻译?》一文继续陈述翻译的重要性。她说她在想象一个没有翻译的美国会是什么样?“没有翻译,我们都不会看到新约圣经,不会有文艺复兴,不会有宗教改革,不会有思想复兴,不会有科学和工业革命。我们也不会有美国宪法,联合国宪章,更不会有欧盟的存在。”

因此她呼吁将翻译纳入学术评估的范畴之内。“我曾经在多处呼吁,应该将文学和学术作品的翻译,作为学术活动的证据之一,进入教师聘请、提升、终身教授评选的决策依据。”她认为这样,也是学术多元化的一个做法。因为MLA的“终身教授升职学术评估小组”的任务之一,是要打破学术论文的一统天下的局面,而要提高“学术性散文” (scholarly essay)的地位,拓宽通往职称评选的多元管道,利用多元组合,综合评估一个教师的学术成就。而翻译,完全可以作为教师学术成果组合(scholarly portfolio)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如波特博士所言,没有翻译的美国不可想象。没有翻译的中国也不可想象。因此,我呼吁,国内学术界,可和美国现代语言学会一样,重新评估教师聘任和职称评选的标准,将文学翻译纳入正式学术评估的范畴之内。若能这样,必然有助于社会对翻译的重视,有助于翻译水平的提高,为中外文化的交流作出积极的贡献。

载于新京报
  评论这张
 
阅读(2683)|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