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码字佬自述  

2010-12-10 03:4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码字佬自述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图片说明:(一个写手的白日梦)“ ‘一个写手?’她倒吸了一口气,那酥胸一起一伏,“天啦,我爱死写手了!”
A writer?  She gasped, her perky breasts heaving.  "God, I love writers!"

有家报纸朋友内部发起已经发表于博客的文章能否再发于其报纸的讨论,蒙其不弃,我也作为作者代表,加入到了这种讨论中。

一篇文章,如果已经在博客上发表,平面媒体还能否使用呢?就我目前合作的一些报纸来说,各个报纸的做法不尽相同。有的报纸要求发给他们的文章不许上网,有的是委婉建议不许上网。有的报纸跟我有过合作后,发觉跟我约稿,这种写作不知怎的,我写得很拘谨,反不如博客上的一些文章,所以我就说不如你直接去我网上拿,到时付我稿费即可,所以我相信也有媒体这么去做的。这样一来,我自己就想写什么写什么,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没有了多少顾忌,倒没有了奉旨填词的拼凑感。

书评的问题有些复杂。书评的出版周期一般都很长,而很多话题,比如小布什的传记,一出来很快就会有很多人讨论,而我有时候是想抢先评论,这也有一些抢发话权的私念。公共讨论中,有时候如果不想让他人定的调子通过“瀑布效应”成为讨论的核心,不如先下手为强,尽早提出自己的看法。这就是我有时候把文章先发在网络上的一些考虑。若等平媒书评发出来我再在网络上讨论,早已时过境迁,成了老话题,想发起有价值的、深入的讨论都不可能了。 最近想起写移民的文章,是因为听广播上老在说现任美国政府重启“梦想法案”这个移民的话题。再过几天,这个话题再来说就没有什么价值了。果然,我今天再看,发觉该法案已经死翘翘了。

所以,一些新书刚出来的时候,如果没有一些侧重略有不同的评论抛出来,公共讨论会很快转入到几乎可以预见的几个方向,比如小布什论中国领导、或是小布什的抄袭这几个话题,而忽略了这本书其它可能存在价值的地方。所以我不管最后书评能否卖出,先把想说的话说了。一旦书评有报刊有意使用,我会将原文隐藏起来,等报刊正式发出来之后我再发出来,并提供链接。

而时效性不强的文章,有位编辑朋友允许我放网上,“沉淀一下”,因为一些视角的盲点、事实性错误、笔误等等,可以通过读者的反馈,加以纠正。经过网络的一段喧嚣后,再修改,文章观点应该更有价值一些,会把一些偏激的地方删除掉,这等于是做了一次读者反馈后的修订。

而今的媒体生态和过去已经大不相同。以前人们给媒体写稿,叫“投稿”,出来了叫“发表”,好像变成了铅字,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文字变成了铅字的激动。在美国生活一些年之后,发觉美国的写手不一样,一般都把自己的文章发表说成我的文章卖给了某某某媒体,我把这本书的版权卖给了某某某。当然,这听起来很俗气,不过不也是实情吗?很多美国作家,由于没有“作家协会”之类组织发工资,这种稿酬来源,也是其收入的重要一部分,所以说“卖”版权也不过分。

但作为中国人,我有时候还是有“发表”言论、影响世人的酸腐思想,觉得自己不完全是“出售”文章,所以往往十分性急,管文章卖得掉卖不掉,发出来再说,影响一个是一个。现在网络媒体十分发达,且有着传统媒体不能有的一些优势,比如更新起来更方便。如果话题切入得好,读者也很多,比如我有一篇文章《拎不清和没人情》,点击率将近22万,一般报纸的发行量也不过如此,所以博客在一定意义上也是一种媒体,是“自媒体”。

这种自媒体上发表的东西,和纸媒上发的东西,应该不构成冲突,甚至可以互动,互用,未必有竞争性。财新网胡舒立女士写的一些平媒文章,有时候还特意先在博客上发出来。报纸也越来越多地在摘登网络上的言论。而传统大报,如《纽约时报》,也纷纷开始邀请一些写手,在其网站上开博客专栏。甚至借用twitter等微博,把一些文章推出去让人来看,吸引上网不买报的读者。

网络传播自然也有缺点,比如被人转载、传播得也快,未必都能给作者带来利益。我倒是希望能借这样的机会,不要辛苦地写稿投稿,而是写个东西放这里,谁要谁给我付钱,当然目前来说这恐怕是做梦。

只是每年纳税的时候,版税收入和房租(Rent)、石油开采的土地使用费居然都是一类,版税和油田使用费甚至是一个词(royalties)。一篇好的文章,一本好的书,一首好的曲子,理论上说,应该和拥有一所房子、一块油田一样,出来之后,让作者不断地获取royalties。所以我有时候告诉腐败分子,不要打击我写东西,翻译东西,你应该鼓励我,假如朕突然驾崩,你还会继续获取版税,哪怕不多。这个谁知道,说不定我真能写出好东西呢?说不定过几年翻译版税开始暴涨呢?别以为这都是我异想天开,世界很奇妙,五花八门,假如我们活得够久的话,最终会发现,什么怪事都会有的。
  评论这张
 
阅读(4031)|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