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午餐简史  

2010-01-22 03:06:09|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上世纪90年代我在深圳一公司上班,公司做的是大买卖。但是公司里最主要的问题,最主要的民愤,不是投资失败,不是管理低效,而是午餐的盒饭。 早晚两餐大家自己解决,谁都没有意见。午餐是公司安排,十块钱的标准,公司出。公司出钱,员工出气。 

民以食为天。在我工作的那几年,盒饭的改革就不知道改了多少次。换个行政部经理,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准烧向盒饭。 深圳是大熔炉,天南地北什么地方的人都有。做盒饭的竞争激烈,也必须做出特色来,也做出了各地风格。 比如一开始上粤菜风格的盒饭,本地员工一律喜欢。外地员工喜忧参半。 后来上川菜,财务部四川人多,财务部喜欢,审计部的是江浙人,不喜欢。 然后再上湖南菜,工程部的喜欢,秘书们喜欢,司机不喜欢。 改成江浙菜,老板和几个高层喜欢,员工不喜欢。 

后来改成自助式。每天比如来 40份盒饭,20份川菜,20份湖南菜,大家自己挑。 有的人工作回来迟了,喜欢的川菜风格的盒饭被人拿了。于是很生气,就向行政部提意见。 行政部又换了个法子,和楼下的饭店签订了盒饭供应合同。饭店提供了菜谱,大家自己点。 这很好,大家自己点。每天变着花样点,好了,大家没有声音了。每天点菜成了枯燥生活中的一个亮点。 

好景不长,不久,问题又出来了。饭店毕竟是饭店,有时候来的客人多了。送盒饭就慢了。大家从12点等到12点45分,饭还没有来。那还得了,把这公司给炒了。 行政部经理说,那好,炒。 

行政部经理(我们叫他伟哥,我们公司一共有五个伟哥,还有一位被我们称为伟姐)足智多谋,机制创新,让两个盒饭公司中午各自送饭过来,大家自己挑选。 这不就是引进竞争机制了吗? 接下来的局面颇为有趣。两个盒饭老板开始比拼开来。各自都在盒饭的质量上做文章,无鱼肉也可,无鸡鸭也可,青菜豆腐不可少。 后来饭菜质量大家齐平,都是有限的一些花样,总不能给大家送鱼翅燕窝。于是螺丝壳里做道场,两个哥们在其他方面做文章。 一个买盒饭送香蕉,另一个就送苹果。一个买盒饭送苹果,另一个送西瓜。后来一家公司聪明,看公司小姑娘多,连酸奶都送上了。 

我们很开心。 两个盒饭老板不干了,说我们这么拼,划不来。生意做不下去了,不干。 

行政经理又开始想别的办法,联系了一家楼下小饭店。 中午我们一起去吃。这也很好,可以吃河粉、炒面、水面、盒饭…… 不久,又有问题出来了。 有人传言说,行政经理拿了回扣了。 行政经理一气之下,说大家自己去买吧。

我颇怀念公司这时候这些有趣的往事。我后来发觉,和这样一些摸着石头过河的民营企业相比,后来遇到的一些“正规”的,被“企业文化”整得没了文化,没了鲜活人性的大公司,真是乏味得很。

2.

后来去了上海,一家国际咨询公司。午餐问题并非公司战略主营业务,午餐好不好,没列入关键绩效指标。公司只打人才战,不打午餐战。在公司增长的三个层面上,在各种矩阵里,我都找不到午餐的痕迹。

公司有一阿姨,每天过来给我们点午餐,我们自己掏钱。阿姨挨个办公室来问:订饭弗拉?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公司生意做得是不小,但是这盒饭难吃得简直让人想跳楼。我发觉一个规律,公司营业额越大,午餐越差。

可能是为了保护公司的玻璃窗不因大家跳楼而损坏,每到星期五公司会有一顿大餐,公司提供,我忘记了叫什么名字,Happy Hour还是啥的。一伙人围在桌子在那里作Happy状。不过星期一到星期四,大家的午餐还是糟糕得很,所以我们有时候中午我们飞越疯人院,出去吃。公司写字楼在淮海路,寸土寸金,附近让人对付午饭的小餐馆也不多,所以我们总是过几条街,去一个叫什么珍鼎鸡的地方吃鸡。如果后来一直不走,现在大家该都长鸡毛了吧。

那些日子,我吃着碗里的珍鼎鸡,想着翻译中遇到的割草机除雪机机,一时间思如泉涌,诗兴大发,挥动键盘,写下《翻译的摇滚》,其中就说到珍鼎鸡郑中基还有什么割草机啥的,在公司翻译中广为传唱,不过现在已经找不到了,很可惜。

作为翻译,那时候如果出差,午餐时顾问和客户吃饭,你会看到满桌子盛宴,但是吃不上嘴。你的嘴巴呱啦呱啦在翻译啊。所以到最后往往是找点不用咀嚼的东西,比如豆腐之类往嘴里填一填算事。人问尚能饭否,我已奄奄一息。

3. 
接着到了浦东一家单位上班,是一培训公司。午餐自己解决。一开始,我跑出去自己吃。我找到一茶餐厅,为了适应周围写字楼白领的需要,不管饭菜怎么样,丫氛围整得挺好的,连菜单都很有情调。那时候张曼玉的《花样年华》挺出名的,我又特别喜欢张曼玉。一看菜单上有“花样年华”,眼睛亮了。上来后,发现是冷冷的粉丝,还有辣椒丝胡萝卜丝,我想你咋不叫波姬小丝叫什么“花样年华”呢?这饭看着花花绿绿,吃到嘴里冷冰冰。寡人火冒三丈,以至于余怒在胸,久久不能释怀。 千万不要低估一顿恶劣的午餐给人造成的心灵创伤!

但恶景不长。我刚去的时候,就我一个男的,目之所及,公司里跑的老鼠都是母的。可能是女孩子比较会生活,于是后来我被一众女同事拉拢过来,说:同去,同去。于是一起去被她们找到的好餐馆。大家点一桌菜,什么水煮鱼呀,东坡肉呀。好得很。后来又去东北“黑土地”,吃水饺,黑米粥等等。由于一桌子就我一洪常青,众星捧月似的,周围的食客都投过来羡慕的眼光,以为我是国家干部。

啊,这花样的年华!

4.

后来到了美国。远离丰盛的午餐,不免闲坐数当年。一般来说,美国的午餐特别简单。我们上学在的时候,看很多人就一三明治一可乐对付。有时候我还看到同学上课在吃午餐。有一女生,带一塑料盒,里头装的是那种不辣的青椒,切成一条条的,一条条往嘴里送。你别以为这是什么野外生存的训练,这还真就人家的午餐!还有吃两苹果的。还有吃Cereal的。我也看到有些男的,我也不知道他们血型是什么,反正我知道他们身材是O型或A型。到了这地步,反倒无所顾忌,就着可乐吃薯片,整个是一破罐子破摔。

我自己呢,学校机房没有微波炉,我于是早晨出门取两块面包,涂点花生酱,夹块火腿肉。我还每周买一棵大白菜,如同兔子一样,我每天撒一片白菜叶子往面包中间一夹。今天撕一片,明天撕一片,一片一片又一片,落入肚中全不见。就这玩意,我取个袋子一装,就把午餐对付了。 连吃三年,人比黄花瘦,黄花比人胖。

到了现在这个单位,情况又好转了。我可以享受教工的优惠,买三块钱一份的自助餐。学校这食堂是对所有师生员工开放的,所以很多学生天天在这里吃,所以可想而知,它经常变换花样,一会儿墨西哥菜,一会儿意大利菜,一会儿是半拉子中国菜。餐厅是外包给一家公司做的。这家公司有自己的Twitter帐号,每天上午广播中午的菜谱。食堂里面饮料从甜茶到各样汽水各样果汁各样咖啡,大家按需领取。批萨天天有,你把自己吃成比萨斜塔都成。这时候我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么吃,进这单位的时候是巩汉林,出去非变成刘德一不可。所以我有时候去吃,有时候带饭,我甚至还在办公室贴了一张午餐平衡记分卡。带的是腐败分子做的饭。我终于有了个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有微波炉,可以自己热了。办公室门一关,又回中国了。

子曰:食色性也。人的工作心情是和工作午餐有关的。但凡午餐不好的单位,我都干不长。

今天天气晴,最高气温华氏55度,湿度50%,今天午饭:水饺。
  评论这张
 
阅读(3082)|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