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笑倒柏林墙  

2009-10-08 08:33:49|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苏联持不同政见者Vladimir Bukovsky说过一句话:一个苏联笑话抵得上汗牛充栋的政治论文。在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由于信息流动和媒体舆论不自由,人们的创意都集中到了段子里头。Bukovsky倡议,应该树一“政治笑话纪念碑”。前苏联政治犯Lazar Shereshevsky更是表示,整个共产主义的历史都可以用笑话来写。有的人说这不过是一个历史时期的笑话,任何时代都有。但《锤子和镰刀:共产主义是被笑死的》(Hammer and Tickle: the story of communism, a political system almost laughed out of existence) 一书作者本·刘易斯表达了另外一种观点,认为笑话扮演了更大的角色,它暴露了制度的荒唐性,最终导致了东欧和苏联的溃败。此书作者就好比蒲松龄,广泛搜集前东欧和苏联的政治笑话,写成了这本书。 中国没有入选。作者否认中国是一共产主义国家,认为中国是一“具有中央集权特色的资本主义国家”。

之所以政治笑话蔓延,是因为没有正式的宣泄渠道。 苏联的笑话有个专有名词,叫ankdoty, 亦即中文所说的“段子”。苏联作协1934年开过会,将“世界人民都喜欢的”社会现实主义,当成共产主义之下的官方文艺形式。 当时的一些作家,如Vladimir Blium, 担心新生的苏维埃政权还脆弱,不堪承受讽刺之轻薄,因此这种讽刺是“不明智,也欠妥的”。当时也有人认为,笑话是因为制度还不完善,等“五年计划结束”,“讽刺就没有市场了”。作家Romanov就提倡一种“健康的”幽默,也就是那种“无齿”的幽默(没有牙齿不咬人的意思),光让人发笑不讽刺现实的幽默。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很多创意由此转入地下,堵也堵不住,因为现实实在太黑色幽默。

当时的制度,造成了人浮于事,效率低下,有的笑话就是针对这种低效:一个工厂检查者问第一个工人:“你在这里干什么?”“什么也不干。”检查者问第二个工人:“你在这里干什么?”“什么也不干。”检查者写报告说:第二个工人做的是重复劳动。低效那么自然物资紧缺,这是所有苏联和东欧阵营都曾有过的体验。“由于能源紧张,所有温度计提高4度。”

经济上的衰败和政治上的高压比翼双飞。有一段子说有个人不小心掉到河里游泳,挣扎的时候,冲路边警察喊道,“救命,我不会游泳!”警察不理他。他快淹死的时候急中生智喊道:“打倒列宁。”警察立马扑通跳河里来抓他了。

压迫越多,地下的笑话就越多,因此斯大林时代笑话空前繁荣。有一回,斯大林问自己的司机革命后是不是生活更幸福了,司机说不是,革命前他有两套好制服,现在只有一套了。斯大林说:你应该感到幸福才是,非洲很多人还光着身子呢?司机问:他们是什么时候革命的?如这个段子所述,斯大林统治下的物资紧缺,当局用愚民政策说到了共产主义一切就好了。有个段子说终于熬到共产主义了,有个小孩看书碰到生字问爸爸:“什么叫排队?”爸爸说:“那是社会主义阶段,物资紧缺,人们站成一排买香肠。”孩子问:“什么是香肠?”

斯大林统治期间,大家个个朝不保夕,例如特洛茨基有天早晨醒来,助手问他:“您好吗?”他回答说:我不知道,我还没看报纸。斯大林时代的很多笑话让人笑不起来。例如有一次,格鲁吉亚有代表团来拜访斯大林,此间斯大林在自己房间找不到自己的烟斗了,叫克格勃帮他去找。后来斯大林自己在地上找到,把克格勃叫了回来,说让那些格鲁吉亚人走吧。克格勃说已经迟了,一半格鲁吉亚人承认了,另外一半人经不住拷打死了。还有一段子,说斯大林家闹老鼠,斯大林叫人在门上贴了“集体农庄”几个字,结果鼠患很快停止,因为有一半老鼠饿死,一半跑了。

在苏联老大哥带领下的东欧笑话,笑话的数量翻了一番,一半是针对自己的国家,一半是针对苏联。苏联在东欧的存在,东欧人民是敢怒而不敢言的,所以经常用一种隐晦的方式表达不满,比如东欧到处都是列宁斯大林像,有一些人在公墓里同时也放着苏联阵亡士兵的塑像,而塑像上的枪正对着斯大林的像。

在苏联,笑话可以导致一个人被送进古拉格集中营送命。东欧也有很多人因传播笑话下监狱。例如匈牙利那时候有一段字,说这里只有三种人:下过监狱的,在监狱的,马上就要进监狱的。不过在东欧,说笑话遭到的惩罚还算轻的,据传东欧的干部自己也传播段子,有人调查这是为什么?结果发现,这些领导是想贴近群众。最经我看到了我们自己的一个段子,说河北一纪委,为禁止手机编辑、留存、传播段子,开了专题讨论会480多个。

可是东欧改变颜色之后,如今的东欧人还常有怀旧情绪。 听说现在的东德人中有个说法,说他们要像搞垮共产主义那样,搞垮资本主义!甚至连有曾经因为段子下狱的人都怀念那个时代。一方面,这可能是被绑架的人爱上绑架者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表现,但是另外一方面,需要指出的是,极端资本主义和极端共产主义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有个段子,说有个人死了,下了地狱,他可以选择下共产主义地狱或者资本主义地狱。他去资本主义地狱,发现是里根在守门,说进去之后要用油锅炸,刀子割,锯子锯。他赶紧跑去共产主义地狱那边,看那边排了长队。他想这下应该来对了吧。好不容易排到后,看到是马克思在守门,他问马克思里面是什么,马克思说:进去了用油锅炸,刀子割,锯子锯。那人不解,问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排队?马克思说:我们这里有时候缺油缺刀子缺锯子就是了。

或许这种左倾和右倾始终是要这么轮替的。军队行军的时候,一般是喊口号“左、右、左、右”,但为了反对右倾,有人表示:行军中谁要右倾呢?所以军官喊口号:左、左、左…。后来改革了,大家都右倾了,于是军官又喊:右、右、右,结果两个部队都废了。

  评论这张
 
阅读(4717)|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