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给传教士去妖魔化  

2009-09-23 06:34:33|  分类: 信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的教育当中,很多年人们视基督教为”精神鸦片“,因而对传教士多有不公的判断。中国自己的传教士,如倪柝声,默默无闻死在狱中。在这个人们纷纷”揭秘“与清算旧账的时代,从未听说他们有过”平反“的要求。倒是看到美国国会的简报里,有一则消息:2009年7月30日,美国国会众议院议员Christopher Smith在国会发言,表彰倪柝声的贡献。后来我去Facebook上搜索倪 ("Watchman Nee"),发现这位1972年去世的中国基督徒,在世界各地居然有1243个粉丝(至2009年9月22日9点为止)。这么一个在国际上影响巨大的基督徒,是在监狱里默默死掉,和那个时代诸多被打倒的人一样,他是冤死的。后来右派们纷纷被平反,但是倪这些人从来没有被“落实政策”。

倪的同工蓝志一,在子女督促 起要求平反的时候,反说为基督受苦,是他的荣耀,提都不提平反一事。我希望我们的国家,和社会,善待这些好人,不要反把他们妖魔化,若是这样,如何能改善 社会风气呢?一个雷锋的榜样树了多年,也没见什么效果。而这些比雷锋还雷锋的,出自信仰而去做光做盐发光发热的人多一些,让其信仰合法化公开化,那对我们的民族,是何等大的一个祝福?

外国传教士的历史地位可能更差。人们普遍认为基督教是西方的洋教。因此传教士常被描述为为虎作伥的人。
其实第一,基督教来自近东,并非来自欧美,对欧美来说,也是“洋教”。而我们误以为是本土宗教的佛教,其实也是从印度“西天取经”来的,也不是什么本土宗教。第二,传教士为虎作伥的例子是极少数,大部分其实是反对帝国主义在中国的那些作为的。四五十年代,一些人为了除掉“洋教”的名字而搞中国宗教的孤立,其实更像是一种政治上的投机行为。

看西方在中国传教的历史,我看到大部分传教士对中国人的投入和热爱,有时候是我们对自己的同胞都没有的。只是由于意识形态的原因,这些人被”妖魔化“,比如说他们参与鸦片贸易和对华侵略。后世一些不去探究真相的人以讹传讹,对这些人持有几十年根深蒂固的偏见。真正去看文献,我发觉很多传教士是极其反感,并公开反对鸦片的。如这篇Lords of Opium之中的John Macgowan牧师,就是极其反对鸦片交易的。就是极其反对鸦片交易的。当时英国有不少人说鸦片不过是中国上层社会的一种正常娱乐。在这些人的描述当中,当时的鸦片就好比茶道,至多不过是一种类似于我们今日所言的“社交型饮酒”(social drinks),或者说”社交型毒品“的东西。但是这个传教士发出了不同的声音,他深入到鸦片馆去实地勘察,了解详情,说这些人不是这些鸦片贩子所描述的那种欢愉与美。”They don’t appear like men whose spirits are wandering in fairy land, and are entranced with gorgeous scenes of beauty, such as the opium smoker is said to enjoy… ” 他描述了“像尸体”一般被鸦片毒害的烟鬼,和鸦片烟馆的恐怖和压抑,以揭穿这种“社交型毒品”的真实面目。当时还有很多传教士在千方百计抵制鸦片,就如同他们今日在各个社区组织反毒品,反酗酒的运动一个样,因为他们认为身体是神圣的,是神的殿堂,不是让人来败坏的。宾州大学一历史教授还写了一本书《反对鸦片的十字军:1847-1917年间的新教在中国传教士》(Crusaders against Opium:  Protestant Missionaries in China 1847-1917, 讲述这些宗教人士在终结鸦片交易当中的辛苦努力。因此,把这些人和侵略者一起,“孩子和洗澡水一起泼掉”,实属好歹不分,不仁不智之举。

而外国传教士献身中国的例子,我一再看到,总是感动不已。义和团的时候,没少杀这些外国传教士。一些官员和义和团一样,手上沾有这些传教士血迹。《老残游记》里记载了一个玉贤大人,是一酷吏,为了政绩,动辄抓人站站笼站死。老残写诗说他是:“冤埋城阙暗,血染顶珠红。”此人对待传教士更为狠毒。《山西省庚子年教难前后记事》提到,毓贤六月初一(阳历6月27日),先将太原洋人办的医院烧掉,然后搜杀教民,他自称:「将省中洋人,谕令迁居一处。于教堂内搜出妇女211口,年老者数人,而五六岁十余岁至二三十岁者居多。于6月13日,不动声色,带领兵勇,前赴洋人聚居之处,亲自兜拿。该洋人等尤敢拼力抗拒,奴才麾令勇敢数人,冒死突进,将洋人大小男女四十四口,及同恶相济的教民十七名,一齐擒获,立即绑赴市曹,同时正法。」”(来源)可是即便这样,传教士戴德逊还是照来中国不误。

我知道赛珍珠的父亲赛兆祥,就是一传教士。赛珍珠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将《大地》送给他,他居然没时间去读。可是这么一个”大忙人“,却为了规劝一个鸦片烟鬼,在他犯烟瘾的时候,陪他彻夜在街上散步耗时间。早年很多汉学家,同时也都又传教士背景,因为只有这些人才肯放下自己,混同中国人当中,是要沉下去到中国社会最底层的,不像而今一些到中国来”华漂“的人那样蜻蜓点水,捞一票就走。

今日又看到一传奇人物,是在中国的兵荒马乱之年,只身一人,乘坐西伯利亚火车(当时中俄交恶,她差点被扣押),从英国,千辛万苦跑到山西阳城传教的”小妇人“艾维德。她根据登山宝训中德”八福“一说,开了一八福客栈,服务于为当时大部人人不愿意打交道的”贩夫走卒“ —— 骡夫。后来她还因为长了一”天足“,被当地道尹大人看重,充当”天足巡视员“,革除裹足恶习。当地监狱暴乱时,狱卒都怕挨打,便把她推到中间,因为她老在宣扬耶稣的大能。结果这么一个一米五的女子往一群杀红了眼的囚犯中一站,真的镇住了他们。抗战期间,她带领一群孤儿,爬山涉水,掩护孩子到了西安。并在战争当中,演绎出一个几乎是辛德勒式的故事。她的经历,被拍成了电影,《六福客栈》(为”八福“之误),扮演者是英格丽·褒曼。57年这位传奇的小妇人要求返回中国,被拒签,结果她到了台湾,老死在那里。蒋介石给她题写碑文:”弘道遗爱“。

《六福客栈》电影拍摄出来后,有观众写信抗议,说不该编造这么离奇的故事做电影。

那位观众所不知道的是,电影之所述,原本就是真人真事。

关于这位小妇人的更多介绍,详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75)|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