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伤痕文学转战美国  

2009-08-30 21:23:41|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伤痕文学转战美国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彭伦兄在博客上登出了一个英文图书封面,封面上是一个穿旗袍的中国女人,只露出下半边脸,鲜艳的红唇,书名为《上海女人》,副标题是“中国劳改营生存故事(Tales of Survival from a Chinese Labor Camp)”。彭伦兄说,细细一看,才发觉不是邝丽莎之类有华人血统的美国作家写给老外消遣的中国题材小说,或是卫慧之类的中国女作家写的通俗小说,而是被翻译成英文的《夹边沟纪事》(杨显惠著)。没错,如果大家觉得腰封都恶俗不堪的话,出来看看在美国书店里销售的中国题材图书,你差不多可以直接气死。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个问题说来很复杂,和文化实力与自信这些因素有关,但长话短说,我们来看看美国市场上好卖的一些中国题材作品。在美国书店摆出来卖的中国作品,很多是苦大仇深的“文革”回忆式小说,回忆录也不少,这些看起来有一种时光错乱感。这里的书店卖巫一毛的《暴风雨中一羽毛》,闵安琪的《红杜鹃》(RedAzalea),Jaia Sun-Childer的《白毛女》,还有杨瑞的《吃蜘蛛的人》(SpiderEaters),ZhaiZhenhua的《中国红花》(Red Flower ofChina:An Autobiog-raphy)。陈达写的几部作品,如《山的色彩》,《兄弟》(非余华那部同名小说)似乎也是这些素材。有两个美国朋友跟我推荐《兄弟》,有一位甚至还邮寄了一本给我,可我至今没看。如美国作家盖瑞森·凯勒所言,过了六十岁,发觉人生苦短,必须戒掉一些爱好,如读俄罗斯小说。我自己人到中年,正是负担最重,感觉时间不够用的时候,伤痕文学我以前小的时候就用中文读过一遍,难道要用英文再看一遭,再受一茬苦?

之所以这些作品能在美国风行,一方面是改革开放之后最早出来的那一批留学生站稳了脚跟,基本上生活不愁,可以开始写作了。浮出水面的华人作家,多半是50后60后的那一批,他们的青春,童年,就是他们书里所写的那些知青或“文革”时期,以后就到了美国,与中国生活断开,你能指望他们写什么呢?这一代人也老了,剩下的只有这些苦涩的回忆。

在过渡期中国长大的那一批人,还没有站稳脚跟,还在奋斗之中,没办法写他们在八九十年代的中国生活,虽然那样的经历写出来一定更为宝贵,因为这可以写出一个不同生态环境下的中国生活。但这需要时间,需要积累。再过十年二十年我们再看,海外华人作家呈现出来的,应该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景象。

根据《图书馆刊》(Library Journal)的描述,而今这些回忆录的作者多半是来到美国的中国女性,所以其封面上多半有个中国女性的面孔。可能是到了美国之后,有些家庭是男人在打拼,女性有些时间写这些东西。所以主观上,这些题材的选择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客观上,这些题材接二连三,就成了一个现象,以至于杨显惠的《夹边沟纪事》译本就被出版商推上了“女性文革 共产中国 伤痕”这个顺风车。可见出版商知道这是个熟悉的套路。

而亚马逊上有些中国回忆录的介绍更直接,写的是“我在毛主席教导和江青样板戏歌声中长大…”,然后封面上摆一中国女性。这么处理,也是迎合一些美国读者对中国的传统认知,就是这里是一个痛苦的、充满压迫与摧残的地方。一个作家个体写作这些题材是无可厚非的,可是多了,成了一个现象,就会印证一些特有的成见。美国人对中国认识不多,所以大家都把那一点熟悉的元素使劲用,中餐馆不叫长城就叫熊猫。而对中国的阅读中,人们期待读到迫害与伤痕,人们期待看到创伤,殊不知这只不过是中国的一些方面。有时候,作家为了迎合西方人对中国的刻板印象,故意津津有味地写这些迫害题材,甚至将人物夸大。有位匿名作者在巴恩斯·诺贝尔书店网站上给陈达的《兄弟》留评论说:主要人物很不现实,显得是真实生活的过分夸大(The maincharacters seemimprobable,larger than life.) 

美国读者其实也有势利的一面。迎合未必就能得到好感,却因强化了出版界的成见,堵塞了其他题材的生路。其他一些国家的移民文学,“戏路”就开阔得多。今年,彭伦兄向我推荐了两部移民题材的小说,一部是苏丹移民阿恰克·邓的传记,传记中邓从非洲难民营大难不死,到了亚特兰大,却差点被劫匪干掉,这种对比也显出移民文学一种新的张力来。另外一本小说是约瑟夫·奥尼尔的《地国》(N etherland),这小说主人公是一移民,生活在9·11后的美国,小说中对美国竭尽挖苦讽刺之能事,却上了美国畅销书排行榜,得奖,并被奥巴马推荐。这说明移民出来搞文学,在一个没有审查的环境里,路子是很宽的,未必要拘泥于一些刻板化的题材。

由此联想到一个看似无关,其实有点关联的话题,那就是文化的输出(在海外的华人在这方面也是有责任的):

如果说在美国出版的中国图书,是这些脱离当代中国语境的诉苦文学,类型单一刻板。那么电影也是一样,请大家去N etflix这个美国最大的网上影片出租公司,去查一查外国电影类别下的中国电影,你会看到一片白花花的肉体,要不就是武打,就好比我们中国电影除了武打和色情,除了拳头就是枕头,就不会拍什么别的了。

从国家的层面上看,这似乎是一贸易问题。从译林出版社的网站上看到,中国加入W TO后,文化贸易的逆差日益扩大。在文艺演出市场,引进和派出每场收入比为10∶1;出版市场,引进与输出比为6.84∶1;版权贸易,引进与输出比为10.3∶1;而电影市场的引进与输出比为30∶1。换言之,中国能走出去的本来就不多,可是走出去的却又是这些货色,这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现在美国政府还向W TO投诉,说中国实行文化保护主义,要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我支持进一步开放,可是开放之后能不能争气,能不能走得出去,那就是自己的问题了。而今电影和图书业输出之后的状况,可以说惨不忍睹。这些不是贸易问题,而是文化问题。文化的问题,最终还得就顺着文化的路子办。输出电影的枕头和拳头,图书封面上的粉头,岂能用文件的红头解决呢? 

 南方都市报2009.08.30 GB32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评论这张
 
阅读(15102)|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