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谁把女性哄出了家门  

2009-08-04 02:13:4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扩招后第一批大学生进入社会后,旋即遇到就业问题。有人提出了一个创意,让女性回家去。回家干嘛呢,看韩剧,购物,既拉动内需,也解决了就业问题。这是笑话,但如果经济不是问题呢?妇女未必愿意回家。腐败分子就说在家没意思。

“没意思”和“有意义”大不相同。有意思的事情不一定有意义,比如娱乐圈的鸡零狗碎,克鲁斯生崽了,娱乐圈某某某离婚了,人们看得很是来劲,可是这些有意义吗?对我们没有多大意义。反过来,有意 义的事情就一定有意思吗?不一定。谁天生愿意板凳坐上十年冷?谁天生愿意破帽遮颜过闹市?谁天生愿意为伊消得人憔悴?很多超常的境界,于当事人来说,无非 是寂寞的苦修。约翰逊博士的血泪字典,邓稼先的寂寞两弹,黄万里的孤旅长河,承载了多少意义?可是这个过程当中,又有几分喧嚣,几分骚动呢?

话说回来,妇女在家持家,到底有没有意思?到 底有没有意义?这完全看我们如何去界定我们的标准。只是很多时候,我们接受了语言的、社会的、政府的各种暗示,已经想当然地把一些模棱两可的标准,当成了 绝对的真理。个人价值的实现,难道就是大家全部跑出去闯荡江湖?如此说来,几千年来,妇人持家的模式难道全部都是错误?就我们这几十年来的妇女解放正确? 非要让女性从厨房跑到职场,这才是人间正道?

这个问题我想《玩偶之家》中的娜拉思考过,她 离开丈夫和孩子,一走了之。一些妇女感谢易卜生,说他帮助解放了妇女。易卜生说,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在写诗。我以前写奥尼尔的时候说过,剧作家都喜 欢自己的剧本被人当成诗歌。你说他解答了或者说是在关注社会问题,对他会是个侮辱。抛开这一层不论,《玩偶之家》的结尾确实又是开放的。娜拉说她和海尔茂 复合,要等海尔茂变成她想像的人。鲁迅先生1923年的演讲《娜拉走后怎样》常常被人误读,以为鲁迅先生说娜拉出走,是为了追求经济独立。其实鲁迅先生也不完全是这个意思,他说得很清楚:“在经济方面得到自由,就不是傀儡了么?也还是傀儡。无非被人所牵的事可以减少,而自己能牵的傀儡可以增多罢了。因为在现在的社会里,不但女人常作男人的傀儡,就是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也相互地作傀儡,男人也常作女人的傀儡,这决不是几个女人取得经济权所能救的。”可不是吗?女性走出家门,即便是做了大老板,就可以为所欲为么?想想吴士宏,想想前惠普的卡莉。

可是鲁迅先生又说:“但人不能饿着静候理想世界的到来,至少也得留一点残喘,正如涸辙之鲋,急谋升斗之水一样,就要这较为切近的经济权,一面再想别的法。如果经济制度竟改革了,那上文当然完全是废话。”

经济制度是不是改革了?是改革了。谁改了?市 场改的,市场已经把女性拉入就业大军,使得大部分家庭成为双职工家庭,然后市场又迅速作出调整,把物价调整到双份收入的水平,使得妇女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因为单收入家庭已经不堪重负。这种改革好不好?不好。因为改得女性没有了多少选择,除了工作,似乎就没有了回家的可能。这不仅是经济问题,也是社会问题, 因为市场围绕着这种双职工家庭,构建了一整套新的价值体系,它鼓吹工作着是美丽的。它用“白领丽人”、“女强人”、“精英”这些明显带有价值判断色彩的文 字,用工作套装,包裹了一个女人,也重构了一个标准。在这个标准面前,女性在拷问自己:在家带孩子,有意思吗?可是她就没有想 到,在单位做事,有时候在角色上和上司、同事并不认同,也没有多少成就感,甚至在异化的劳动中,自己做的是一螺丝钉,根本都不知道最终的产品是什么,人与自己的劳动结果完全割裂,这样有意思吗?与之相比,在家培养 一个天使般的孩子,眼看着他一点点长大,到底谁有意思?

娜拉出走后,回到家里就这么难,这么多踌躇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哪里出了错?

关于女权的讨论也不知持续了多少年,可是这种讨论不一定是进步了,说不定还退步了。豫剧中代父从军的花木兰唱道:“刘大哥讲话理太 偏,谁说女子享清闲,男子打仗保边关,女子纺织在家园。”其结论是“谁说女子不如男?”男女平权不一定非得同工,打仗的打仗,纺织的纺织,这难道就不是平 权,这难道就不是和谐社会?把大家都拉出来做同样的事情,这反倒是强人所难,也违背了女权运动的初衷。我想女权运动总归是希望对女性好,对女性好,那就得 让她既有选择去上班的权利,也有选择在家的权利。但是现在的局面不是这样。

造成这种结果的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而是一个我们看不见,却又如章鱼一般无孔不入的市场。

原来在华尔街工作的保罗?斯泰尔斯(Paul Stiles)写了一本书,叫《美国噩梦:市场控制我们的生活》。书中有一个章节专门谈到市场对传统男女分工体系的冲击。作者说,到了 50年代,“市场”大人的心情有些不爽,它如同一个将军一样巡视作战计划一样,它开始动脑子。“整个美国的生产率不高啊,得把女性给激出来。”市场开始通过它在政府、媒体、企业的各种代理,开始发功,结果把女性“吸出了家庭”。1955年,白宫专门召开题为“女性人力资源的有效利用”会议。两年后,又有一个名为“已婚女性的工作问题”的会议召开。这些会议在意识形态上成了一个转折点,使得工作不工作不再是一种个人选择,而是个人自尊问题,是价值实现问题,是社会地位问题。市场对女权主义偷梁换柱,巧妙包装,使之成为斯泰尔斯所 说的“市场女权主义”,它用市场的价值来衡量女性的价值。它妖魔化了男性,说女性在家是男性对女性的一种奴役。它将职业的成功等同于个人的价值。它让女性 对婴儿生命早期所必需的那种亲子关系视而不见。市场随即又用托儿所来接管了女性的义务,并继续造势,说托儿所里孩子可以培养社交技巧等等,使得在家抚育成 了一种不可取的选择。市场不但接管了抚育的常规任务,连一些特殊的场合,比如孩子的生日会,市场也无孔不入,也要接管,美国的Chuck Cheese,在华经营的麦当劳就在干这种勾当。

等女性都上钩了,有些开始反悔了,市场却翻脸不认人,不再让女性能够轻易回到家中。市场甚至要在女性生产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把女性拉回去干活。美国的产假为12周,三个月,医院鼓励母乳喂养,母亲却不得不狠一狠心,壮士断奶。再者,双职工家庭双方都工作,谁白天都不闲着,回来个个都带着压力,又不能好好照顾孩子。

可是人们会说,为什么必须是女性在家,男性在 家不行吗?当然行,可是男性是有缺陷的,比如他们不会母乳喂养,这个问题怎么办?这只是一个方面,其实总体上说,女性还有很多更适合于抚育孩子的优点,比 如她们更善于抚育,更细心。当然,要是有些女性粗枝大叶,把洗衣粉当奶粉喂孩子,我看让她们去上班还好点。

乔迪?海曼(Jody Heymann)写过一书《被遗忘的家庭》(Forgotten Families: Ending the Growing Crisis Confronting Children and Working Parents in the Global Economy.) 在发达国家,母亲在家还是出门(参见一个不回家的人),基本上是个个人选择,牵涉到的问题,更多是价值的判断。而在不发达国家,比如洪都拉斯,父母都不得不工作,这不是选择的问题,这是生存权的问题。你说什么选择那都是奢侈。即便是每周只有26美 元、午饭时间只有十分钟的血泪工厂,那也得去。孩子很多时候就只有锁在家里,或者是穷人孩子早当家,大的带小的,最后全部长不好。在工业化、城市化和全球 化环境下的家庭,已经无法再来选择什么时候去工作,在离家多远的地方工作,因为这些都掌握在雇主手里,不同于比如农业时代的养育方式。很多育儿的书籍都没 有考虑到这种问题。很多小孩子是在爷爷奶奶、保姆的教育下成长,过去父母的职责,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被社会化,有些被“外包”出去了。这有时候会有问题。比 如他人带小孩,在小孩犯错的时候,如果她为了息事宁人,不和父母讲,那么小孩的恶习就会滋长。夏洛特#梅森就指出:“保姆(广义的外来带小孩的人,包括托 儿所)的鲁莽、粗暴将会对柔嫩的儿童造成永久的伤害。”另外,“许多儿童离开托儿所以后,道德感迟钝,这将影响他的一生。”(《夏洛特#梅森家庭教育法全 书》,中国发展出版社)。

海曼提出的实现幼有所养的方案并不多,因为你把这种问题提交到联合国教科文卫组织,或是世界卫生组织,寄希望他们能够采取“民主的全球化管制”(Democratic Global Governance) ,作用毕竟有限。海曼也 承认,相关的工具和资源都还很欠缺。她所提出的另外一些建议却更有现实意义,比如她建议拓展公共教育,比如延长学年和每天的学时。美国的公立学校大多数两 三点就放学。我以前在雪城时的那些波斯尼亚小孩还抱怨,说在波斯尼亚只上半天课。也就是说,学时在一些地方还可延长。(中国就不需要了)。另外一点,就是 在立法上对雇主加以限制,让他们提供必要的工作保障,“让一个成年人的工资收入可以养活一家。”这种增加成年人收入的方法,可能要比立法禁止童工更有效。 很显然,如果家长能够挣得足够收入,谁不愿意让孩子去享受他们的童年呢?只是这些建议的实现,会非常遥远。因此,海曼抛 出了很多问题,我们真正感兴趣的解决方案部分,她用了几页纸就匆匆结束。我看到的好几本家庭社会学书籍都是这个模式,问题的陈设和分析占据了绝大部分,让 人看到问题的所在,并为之焦虑,落实到方案部分,却都很仓猝。这很可惜,不过希望这种宏观的关注,能够启动微观的思考,能够让我们这些做家长的开始自省 吧。孩子、工作,这中间尚有很多选择可做,环境有所限制,可是个人总还有很大的选择空间。我们做家长的,都不是被人挪一步走一步的棋子。

在中国的情况和美国又有很大不同,美国人讨论 女性是否回家的问题,以后或许观念改变了,问题还能顺利解决。中国更难。中国还有这个独生子女问题。独生子女,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要抢着带呢,还谈什么父 母职能的社会化,市场化?母亲不上班干什么?不过说句不好听的话,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现在是万千宠爱加于一身,有朝一日,上头是父亲母亲爷爷奶奶外公 外婆六个老人,倘若社会保障还是跟不上,六份生老病死摆在面前,这种前景恐怕也不容乐观。
  评论这张
 
阅读(78896)| 评论(3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