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绿叶对根的情谊  

2009-06-09 12:57:38|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绿叶对根的思念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最近一本关于赛珍珠的小传翻译正在校对。这当中,负责的编辑给我指出了两个可疑处,在传记第二章记载:Absalom was eager to get back to his work in the Chinese countryside, so they soon traveled inland to Tsinkiang. 此处说赛珍珠父亲赛兆祥牧师到内陆的Tsinkiang. 但是借着第三段又写道:By the time she was six years old, the family had moved to the southern city of Chinkiang.  这里说赛珍珠六岁时搬家到了Chinkiang.

我曾经拜访过赛珍珠在西弗吉尼亚Hillsboro的故乡,她生于此地,却长在中国。一般都以为她生长在镇江。事实上镇江甚至建立了赛珍珠博物馆和珍珠广场。我的印象中赛珍珠是在镇江长大的。那么这个突然冒出来的Tsinkiang,是不是实为镇江的Chinkiang呢? 到底是不是一个地方,两种译名?还是赛珍珠的第二故乡另有其地?我只好做起了文字侦探这个翻译常做的兼职工作。

赛珍珠是20世纪初生活在中国,那时候并未使用现在所用的拼音,多用韦氏拼音。韦氏拼音在实际使用中,尤其在外国人当中,因对中文所掌握程度的不同,多少会有所差异。查资料,Tsinkiang为“泉州”。但是我不记得在任何地方看过赛珍珠去过泉州,再说泉州也非“内陆”城市。但问题是英文资料都把“Tsinkiang”说成是泉州,泉州的旧式译名就是Tsinkiang, 分毫不差。

可是无法确定“泉州”的,是我们对作者的信心。会不会因对中文不熟悉,以讹传讹,将一些英文资料中未曾核实地方携带进新的传记?我再次写信问作者Eddy是不是她参阅了多个版本的原始资料,没有注意到拼音的细微变异,而将Tsinkiang和Chinkiang混为一谈,有没有可能是“镇江”的不同拼写?她说不是,绝对是两个地方。Eddy是个很谦虚的人,有所怀疑,那一定会说她不敢肯定,这么斩钉截铁,一定是两个地方。而且她说第一个地方是在某“运河”边上。还好,要不这么去钻牛角尖,让已故的珍珠女士在泉州长大倒是事小,更大的问题是让大运河改道,通泉州了。

这个Tsinkiang到底是泉州还是镇江,查英文资料没用,得查中文。可关于赛珍珠的中文网站似乎都说赛珍珠成长在镇江。没有办法,去找她爹赛兆祥。这才在维基网站上发现赛兆祥“1887年…抵达江苏北部京杭大运河畔的商业重镇清江浦,是美南长老会江北教区(North Kiangsu Mission)的开创性人物。”再查清江浦的相关资料,维基描述清江浦在行政上原来属于淮安府山阳县,于2000年底,更名为淮安市。”

这时候已经基本上真相大白:原来这Tsinkiang既不是镇江,也不是泉州,而是今为淮安的清江浦。为了进一步确认,我找到淮安政府网站,有趣的是,在其历史名人栏目上有关于赛兆祥和赛珍珠的详细介绍。《淮阴风土记》(张震南著)中描述赛珍珠:“其游侣除一妹外,皆当地之中国小孩。幼时有年老保姆教以华语。白发龙锺,所讲不外内地田家生活,以及荒年忍饿,瘟疫连村,土匪四起,一家不得 安枕之种种悲剧。女士资性聪敏,兼富同情心,所居为城外一小洋房,地势高夏,境界闲僻,临窗可睹村景,入夜可闻角声,会心不远。稍长读书上海,十七赴美, 在佛吉尼亚州肄业大学,毕业又来华。一九二八年遂写其名作《大地》于南京。此书全以中国农村为背景,近又有胡仲持君译本,风行中美两邦。若论其著作动机、描写对象,则以幼时教语扶行之白发材媪,实有极大关系。盖女士过去生活中,在中国者已二十七年,而淮阴尤其第二故乡也。”

 我于是发信告诉作者,Tsinkiang为清江浦,今江苏淮安,继镇江、宿州后,我发现了赛珍珠的第三个“第二故乡”。之所以说“第三个‘第二故乡’”,因为镇江和宿州都争为赛珍珠的“第二故乡”。这在百度百科上一条关于“南徐州”的记载中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同一条词条中,有两个说法,一说 “南徐州”为镇江(比较牵强一些),一说“南徐州”为安徽宿州(宿州和徐州在安徽方言中同言,当地人以“南徐州”区隔)。

 赛珍珠在中国活动的主要地方为南京(赛珍珠在金陵大学教书)、镇江(赛兆祥主要传教的地方)、和宿州(赛珍珠丈夫巴克从事农学研究的地方)。现在在中国赛珍珠有三个“故居”,一在镇江润州,一在今日宿州,一在南大校内。老布什总统来南大时,还专程去南大校内的《大地》写作旧址。记得赛珍珠南大故居为 “基建办”所用,原址不复存在。但据说1998年老布什访问南大,计划上没写拜访赛珍珠故居一事,南大刘海平老师曾建议老布什总统去赛珍珠南大故居看看,布什满口答应。但不知是政治还是什么原因,有关部门对此并不热情,没给安排。熟料老布什总统自己突然袭击,离开南京前突然要参观《大地》作者在南大的故居。南大连夜布置,满足了老布什总统的夙愿。这次访问中,布什还告诉中国朋友:“我当初对中国的了解,以至后来对中国产生爱慕之情,就是赛珍珠的影响,是从读她的小说开始的。”

 如今赛珍珠成了跨文化研究的一个热点,因为她碰巧在中国文化史上一个关键时期,在中国,和林语堂、徐志摩等人都有交往。其父也是民国期间在华传教活动研究的一个重要突破口。他是圣经译者之一,也和同时代其它诸多传教人士有所交往。因此,难怪刘老师早年在美国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惊叹赛珍珠是中国文化研究的一个“宝库”。

 可是在自己生前,国民党、共产党、美国政府个个都不喜欢她。国民党政府破坏米高梅在中国拍摄的《大地》影片。共产党政府拒绝在尼克松访华后给赛珍珠回中国的签证。美国的CIA却怀疑她亲共,在麦卡锡主义的风潮期间,她被长期监视。这么一个非主流的“边缘”知识分子(彼得·康语),四面不讨好,如今却有了三个“第二故乡”,查资料过程中,也发现很多人在思念赛兆祥牧师在中国的作为,这些都是历史给予这位以中国为故乡的著名作家,以中国为终身事业的传教士父女迟来的认可。

 赛珍珠一再告诉世人中国文学传统(如章回体小说)对她的影响,中国是她的“根”。这根过去曾经要排斥她,否认她,现在似乎在思念她了。继续往下找的话,除了镇江、南京、宿州,我发觉江西庐山也在纪念这位半个中国人的诺奖作家了(赛家在庐山有一别墅),赛家的表叔数不清。看来不是绿叶对根的情谊,是根们在思念绿叶了。或许有一些不过是借用名人效应,开发本地人文资源,好歹是不再以政见和意识形态为由判定一个作家的是非。这个做法很值得肯定,希望也越来越平常。有鉴于此,我这标题党做派若能引发更多人对她的关注,这篇作文,就是零分我也无话可说了。

此文为网易高考作文专题而作。

  评论这张
 
阅读(2269)|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