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治理杂树  

2009-05-19 00:38:42|  分类: 家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不明白我们院子里乱长的都是些什么树,上arborday网站, 没查出什么结果来,于是去图书馆借了本关于认树的书:Field Guide to Trees of North America, 花了好大力气,发现是这几种:

 Eastern Redcedar: 东部雪松木,一共好几棵,有大有小,最小的被竹子包围了,快完蛋了。我去修枝桠,发现砍下来的枝桠很香,以前以为是香柏木,查书发现是雪松木。

 Mockernut Hickory: 这个我没有查到中文译名,是一种山核桃,一共有两三棵,长得很大,可是我没见它们结果果子,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树木也分公母?这几棵很类似,树叶有的有齿型边缘,有的没有,我看跟Black Walnut的描述也很像。这种坚果类的树,到处在乱长,生命力旺盛,说一个人疯了,是不是跟这种不受控制有关,所以叫go nuts.

 还有一棵应该是什么“horse chestnut”(中译“七叶树”,可是我们家的只有五个叶子,不知是不是其中的Ohio Buckeye?)这个倒是结了几个小小的果子,但是书上说是给马吃的。这树开花的时候很好看,颇招蜂引蝶,还曾引来了数只蜂鸟。见下图,请认识的朋友核实一下,这是不是Ohio Buckeye?

治理杂树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治理杂树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Redbud: 门口有棵紫荆,这是州树,春天刚开的时候很漂亮,可惜持续时间不久,其叶心状,开花后结豆荚状果实。鱼塘边又生了一紫荆,是一只红雀用来赏鱼的地方。

写了这么多树,显得我院子很大似的。其实我院子很小,壶底乾坤大,长得太密了而已。有回在外头割草遇到邻居,她说我这里太绿了。她说她的哲学是“Less is more.” 她把树尽量都砍掉,然后后院种上草坪,又安了游泳池。可是我从小向往这种茂盛,我的哲学和她的大不一样。美国人喜欢园艺,喜欢把树修建得整整齐齐的,我这里是杂树生花,一片葱茏。可见大家审美观很不同,她美她的,我美我的。

 屋子外头,靠近小溪的地方,也杂树丛生,很多伸到我院子里来,就像一原始森林似的。由于树多地方小,都在争抢阳光,拼命往上长,很拥挤,挤着挤着就打了起来,雪松木的顶部顶住了那棵老核桃的枝干,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受伤了,起风的时候,二者就摩擦出了吱吱的声音。

治理杂树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争峰

 有些杂树就这么在争抢中死掉了。当然可以让大自然按照自己的方式让各树自我了断。但是很多树或者枝桠死了,就会有一枯干的枝桠在头顶晃荡,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有人请专门的园艺师来修剪,可是我想我还没到七老八十,砍个树还是可以的。于是决定亲自动手,治理整顿。

 首先,我把一棵大树边乱长的小树砍了,因为其长势势必要顶住大树,二者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不如趁早治理。砍掉后,装上了一鸟巢。

治理杂树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治理前

治理杂树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接着去院子外,看越界而入的那树的死枝桠。那棵树是歪脖子树,往外长已经没有了空间,于是见缝插针,往我院子里长,不想这边有竹子有树,它十面埋伏。于是,在一个大风呼啸的夜晚,它撞上了另外一个枝桠,自我了断了。现在有两死枝桠在晃荡。我于是想爬上去,将连着两个死枝桠的大枝干一并砍了。可是毕竟已经二三十年不爬树了,也不知道爬得上去能不能下得下来。于是学习李宁好榜样,吊威亚。

 家里工具奇缺,绳子都没有,只找到一红色的行李捆扎带,一头拴着锯子,开始往树上抛。这大红的捆扎带隔着树丛,挺扎眼的。抛带子的时候,一个骑自行车的小孩停住了看,半天没动,可能是怕我想不开,要上吊啥的。看我抓着捆扎带上了树,他才走开。

 上到树上,发现邻居家的人正泡在游泳池里。听说国内一青年爬树看邻居洗澡被判强奸,我于是赶紧把目光挪开。当然,我和那人的区别是我带了一把锯子上树。人家是要看丫的,我是砍丫的。

一种荒唐的姿势站在一个搭脚的地方。一手揪着捆扎带,一手拿着锯子在锯那丫的,姿势或许有一种荒诞美,但是不好使力,一会儿就累了,只好下去歇息一会,然后再上来接着锯。忙乎半天才把丫给修理掉,轰然倒塌,砸在篱笆上,砸在院子里的竹子上。下了树,给锯成小段,才给拖了出去。

 屋后是一小溪,由于水流冲刷,溪流底部只剩石头底。由于没东西遮拦,总统有次差点掉下去。如果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将砍下来的树枝全堆在这里,做成一天然围栏。但是一些小的枝桠,还得设法运走。当然可以扔溪流里,一涨水,流到下游成为别人的问题,可是我还没有这么做,因为我可以很负责的讲,我做人是很负责任的。我给小枝桠砍断,放垃圾桶里。砍着砍着,留出了几个小枝桠,回家给总统和费思做了两个弹弓。告诉他们大卫王打死巨人哥利亚,用的就是这个家伙。现在巨人哥利亚没了,可是坏人还挺多的,这弹弓咱们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治理杂树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治理杂树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怪不得美国人周末喜欢在家里敲敲打打,修修补补。维持一个家,事情实在不少,树木花草,屋顶篱笆,忙不完的事情,但是乐趣也不少。

治理杂树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不知道这是什么树?

治理杂树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拥挤的绿色

治理杂树 - 南桥 - 南桥的博客

这树长得怪,缠得像华表。

  评论这张
 
阅读(1500)|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