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真聪明和耍聪明  

2009-12-15 06:20:21|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识分子”的作用一说,而今频频被人提起,让人思考人读书做学问到底是要去做什么用。学问需要聪明,需要智商,可是我们往往看到,很多我们认为很聪明的人,却干的是很傻的事情。这是为什么呢?这可能和我们的用词有关。

今天我看到了两个有趣的比较,觉得很有趣,摘来与大家一起分享。1963年,著名历史学家Richard Hofstadter提出,学问(scholarship)分两种,一是intellect, 一是intelligence.

Intellect:  "critical, creative, contemplative" 这种聪明是指“具有批判精神,创新意识,反省意识”。 其最典型的例子是教年轻人思考、诡辩的苏格拉底。但是我不知道从那里看到过这么一句话,说“看过苏格拉底著作之后,我觉得将苏格拉底赐死完全没错。”  Intelligence: "manipulative, adjustive, and unfailingly practical"  这种聪明是指具有“可操作性,能调整,且彻底以实用为本”。这种聪明,可以是统治阶级非常喜欢的,能让人进入体制内的聪明,但也可能是为大众所用的一种聪明。本质上它是一种务实,相对于前面说的务虚。

比较这两种聪明,如果只是辨析词义,是没有多少意义的,况且二者并非泾渭分明。但是它可以帮人思考学问的作用。在不同时代,社会对不同学问的需求是不一样的。而今的社会,一些人本着非此即彼的思维,以为在体制之外,风言风语几句,将自己不喜欢的人说成是阴谋家,自己就万事大吉,做到了自由知识分子该做的事情。或许你不是一个给体制帮忙,不是一个制造“鸡的屁”的御用文人,但是靠反对与否定建立起来的身份认同,也和纸房子一样站不住脚。几句尖酸的调侃,不过把你变成“鸡肋文人”而已。我自己完全是在体制之外,但是我越来越发觉,我们也没有必要因为一个人站在体制之外,甚至是其对立面,就去自动尊重他。一些在体制之内存着良知尽着努力的人,如果不是更值得尊重,起码也一样值得尊重。而一个鸡肋文人,除了给社会抓抓痒,真是可有可无。

那么什么是鸡肋文人呢?我们上中学的时候,学过曹操杀杨修的故事。当时总结的中心思想是曹操妒嫉贤才,今日回头再看,觉得不是这么回事。 曹操一生,“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冤杀过不少好人。有人说杨修被杀,也是冤枉,是曹操妒贤嫉能。杨修之死,若归结为曹操忌讳昔日对手袁氏后人,或者是杨修离间曹植兄弟倒可以理解。说曹操嫉贤妒能,倒是冤枉了曹操。杨修之才,实不可取。他这人不要说诸葛亮郭嘉,连张昭都不如。最后大祸临头,也可以说是他自己引火烧身。 

杨修此人的聪明都体现在什么地方呢?曹操在门上写一“活”,杨修便悟出这是“阔”意,主动将门改建。曹操在酥糖盒子上写“一合酥”,杨修便说这是“一人一口酥”,并未经许可,和曹植等分而食之。曹操对此固然口头上赞赏,心中实不悦。 杨修聪明一世,却在这里犯上了糊涂。他有的是才华,却显露得不是个地方,用在了“一人一口酥”、“绝妙好辞”这些雕虫小技上,靠揣摩领导心思为业,却又不能像诸葛亮那样雄才大略建功立业。这种人要之何益?杨修最后是因妄自揣测“鸡肋”一词的意义,说曹操是要退兵,结果被曹操以扰乱军心之罪杀死,其实他没有想到,他的才华如果只是用来揣测曹操用心,无疑对曹操毫无用处。杨修可能不曾想到, 他自己就是一根鸡肋。
  评论这张
 
阅读(3156)|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