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不患不均而患不公  

2009-12-16 00:56:56|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巴马接受诺贝尔和平奖的演说,由于发生在他宣布增兵阿富汗之后,其“战争总统”和“和平奖”得主的身份冲突,更吸引人的注意力,而他在演讲开始的 一段话,其实更应该引起读者的关注。奥巴马说:“这个奖项体现了我们人类的最高追求:面临我们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残酷和艰难,我们不是命运的囚犯。”( It is an award that speaks to our highest aspirations - that for all the cruelty and hardship of our world, we are not mere prisoners of fate.)

诺贝尔和平奖表彰的不仅仅是世界和平的缔造者,也表彰那些在战争的根由问题上做出了贡献的人。几年前,“穷人银行”的缔造者尤努斯获奖,就是要表彰他在消除贫困上的努力。因为持续的贫困,人看不到希望,也会成为奥巴马所说的“命运的囚犯”,继而威胁世界和平或区域稳定。如果成长的环境是一个命运的囚笼,祖籍肯尼亚的奥巴马当不上美国总统。同样,在一个阿拉斯加小镇长大的半爱斯基摩人的老婆莎拉·佩林也成为不了2012年美国总统竞选的热门人选。

2009年即将过去,回顾起来,中国社会的进步和诸多问题,其实很多都可以联系到这种“命运的囚犯”一说上来。中国有句古话,“不患寡而患不均”。可是就如同茅于轼老先生呼吁的那样,仇富也解决不了社会问题。“均贫富”只能造成革命和动乱。而一个人人撑不死也饿不死的环境是怎么回事,我们这个国家可以说是“过来人”,或许有人会怀旧,但是要想完全返回到这样的年代,我想大部分人会反对的。

从古至今,人类尝试过多种多 样的社会流动方法,如基于财富本身的富豪体制 (plutocracy)和寡头体制(oligarchy)、基于出身的贵族体制 (aristocracy)、基于家族关系的裙带体制 (nepotism), 基于资历的老人体制 (gerontocracy) ,但是到最后,大家发现,最合理的应该是因才能选拔、提升、流动的制度(meritocracy),唯有它,能够消解一个社会关于不公的种种怨恨。实现因才能封赏,是一个社会和谐稳定的根本原因。如果一个人有能力,那就应该有机会获得与这个能力相称的奖赏,执政者需要努力去引导各阶层去努力,营造这样的环境。至于一个人能不能自己给自己设置囚笼,自甘堕落,或者只是抱怨社会,不从自身找原因,我想也是有的,甚至很多。但这是这不是本文的重点。我在这里想要强调的是:大部分人痛恨的, 不是合法致富,而是不择手段;不是拥有财富,而是为富不仁;不是结果不均,而是机遇不公。教育机会,公共投入,舆论认可这些方面的不公,这才是诸多社会问题产生的一个关键成因。这些不公的存在,暴露是迟早的事,你是遮不住挡不住封不住的。唯一的办法是直面这些现实,并开始去解决它。解决的方法,不仅仅包括去做该做的事情,也包括少管不该管的事情。 

所以,我想可以在“不患寡而患不均”后补充一句:“不患不均而患不公”。12月11日 《南方都市报》上宋志远先生就提出了“不平等是一种疾病”一说。确实,不平等是一种根深蒂固的社会疾病。 而今中国强调和谐社会。需知,一个社会的和谐稳定,离不开这种让人在社会的阶梯上,实现“纵向流动”的能力,让穷人的孩子,落后地区的孩子,有同等的机会 参与社会竞争。教育机遇的公正,起码可以成为一个突破口,因为历代以来,类似于科举制度这样的做法,都是从教育的口子出发,让所有人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这样的做法,不仅是追求“天下英雄,尽入我彀中矣!”这一局面,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做法可以稳定一个社会,因为它給了普通家庭向上流动的希望。中国教育部在最近领导层换人之后,在“均衡发展”方面提出了一些设想,希望能够真正落到实处,从而增加这个社会的纵向流动性。

另外,中国的户口制度,就人为设置了一个个囚笼,让人成为“命运的囚犯”,横向社会流动有很多阻力。一个因为生在安徽河南,就不能和北京上海的公民那样,享有均衡机会。这不是一种meritocracy, 而是一种parentocracy。 因为父母把一个人生在了某个地方,他就得到或者失去相应的机会,这是完全不合理的,也会使马太效应和社会分化越来越显著。当然, 追求公平机遇会有人阻挠吗?当然会有。真正的、绝对的平等会存在吗?当然不会。可是大家取法乎上,得乎其中,尚有所得。但若是破罐子破摔,视不公的现实为理想状态,那么社会只会恶性循环,最终集体遭殃。 与此同时,需要认可的另外一个现实,是人也得关注弱势群体,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都有平等机会参与竞争。“能人们”获得合理奖赏后,并不像一些地产大亨说的那样,只为富人服务,而是主动回馈社会, 帮助比自己不幸的人,那就更完美了。 

所以在本文结束时,我们回到开头说的奥巴马和平奖获奖演说。在同样的第一段话里,在提到“命运囚徒”之后,他说:我们的行动至关重要,我们可以扳动历史的进程,使之向着正义的方向迈进(Our actions matter, and can bend history in the direction of justice.)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最后一年就要过去了,何妨以这种追求正义的思路为基调,开展新的一年,新的一个十年,和新的一个时代呢?
  评论这张
 
阅读(1569)|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