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顾彬也是土包子  

2009-11-19 00:55:42|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国汉学家顾彬,是海外介绍中国文学的权威人士之一,他每次发出关于中国文学的言论,都会在中国文学的观察者中引起广泛关注。但是他的言论也常遭 曲解,或是其本身捉摸不定。据我总结,他的“炮轰”基本上可以总结为:中国文学垃 圾,中国文学中的小说是垃圾,中国小说中的90年代美女小说是垃圾。当然,中国作家也可以说,顾彬是垃圾。

在中国作为主宾国的法兰克福书展之后,顾彬日前接受Book杂志采访。采访中再次炮轰中国小说家,说他们不会外语,视野狭小,急功近利,在国际文坛上名声大,地位低。 他指名道姓,将中国文坛的大腕逐个数落,如莫言自我重复,铁凝投笔从官,金庸虚张声势。《狼图腾》的作者姜戎更惨,其作品充满“法西斯主义”,该作品是对杰克·伦敦作品的拙劣模仿。 这些说法他还嫌不过瘾,接着又说,中国作家是国际文坛上的“土包子”。

顾彬的一些说法有可取之处。他说中国作家有时候写得太快,以至于情节和人物前后矛盾之处比比皆是,缺乏“严 谨性”。而今作家急功近利确是事实,写作缺乏纪律,拖沓、矛盾、胡编乱造。有些毛病是不求上进,压根儿没有更高追求,卖出去完事,但有的可能是作家可能是“只缘身在此山中”,自己看不到自己的一些毛病。 从“旁观者清”的角度去考虑,中国文坛不妨以顾彬的说法为契机,思考如何摆脱毛毛糙糙的形象。

顾彬指责中国作家不会外语的说法也有借鉴意义。用原文读原著,和依靠翻译的文字,还是大有不同的。帕慕克经常拿着一本土耳其译本和一本英文原作对照着,一段一段看,似乎是一种文学的 “西天取经”。如果中国作家能用外语阅读,当然是好事,可反过来看自己的文字,合适的时候做些革新,如五四时候那些从外国文学中“拿来”的作家那样。

但几年的“炮轰”下来,中国文坛也被顾彬说疲了,也有了一些见多不怪的雅量,从舆论的一边倒叫好,目前大家已经转到有肯定有否定,对他本人这些“炮轰”反应日趋多元。但愿他合理的说法能被中国作家接受,而他那些武断的批评则能忽略。

顾彬确实有傲慢无知的一面。比如他提出中国作家是“土包子”,是因为他觉得中国作家视野狭小,不看外国文学。这些说法很让人怀疑。除号称不看小说,只看杂志的某年轻作家之外,我没有看到第二个作家说自己不看他人小说。事实上可能恰恰相反:中国作家言必称福克纳、卡夫卡的不在少数,但我不相信美国作家中有言必称王蒙、铁凝的人。中国这些年大量翻译引进国外文学著作,虽然水平参差不齐,但兴趣和好奇是有的,中国读者也在译介作品中,摸爬滚打过来了。如果说作家都不看外国作品,恐有失公允。至于看了能否有收获,能否拓展自己作品的疆界,则需另当别论。

在所有的批评中,顾彬都强调中国作家中文功底不好。我总感叹这一说法从何而来?中文毕竟不是顾彬的母语,他怎么知道中国作家的中文功底好不好? 我有个猜测,姑且说来供参考。我知道国外的汉学家学汉语,至少在过去,常从中国的古典文献入手,如《论语》。当他们和成长在现代汉语中的中国作家交流的时候,冷不丁冒出一句古文来,定会把中国作家震倒。若因此断定中国作家中文不好,怕是不大地道,这是拿点和面做比较。 生活在美国,遇到学汉语的美国人,常被他们说出来的“高深”汉语雷得不行,但我不会由此判断他们的中文比我好。换言之,顾彬恐怕是用他当汉学家的体验在要求中国作家。 中国作家不是不能批评,而是这个批评的角度不对。汉学家受语言限制,阅读量和信息量不如以汉语为母语的评论家,所以看问题雾里看 花,就好比我们这些人看美国文学英国文学德国文学一样。试问各位读者,在2009之前,有几个人知道现任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穆勒的?

事实上有好多汉学家本人是不会汉语的,或者是说得很不流利。在人民大学举办的国际汉学会议上,济济一堂的汉 学家,有的承认自己汉语不好,有的不承认,不过最后的发言都一样:不是汉语,而是英文。汉学家虽然其中有些人是翻译,精通中文,但是大部分人的使命是研究中国,他 们主要是学者,是通过看关于中国的文献来做研究的,而这文献可以完全是英文,德文,或者其它文字。 理论上说,最懂中国作家的,应该是本土的文学评论家,如中文系的专家学者,而不应该是汉学家。可惜在实践上,中国评论家有时才缺乏国际视野,不知如何在国际语境下介绍、评论中国文学,故而其评论不被看重,不能担负其应有的职责,给作家以反馈,给大众以引导,也不能得到媒体应有关注。换言之,在汉学家和中国本土评论家之间,大家基本上是会咬的不会叫,会叫的不会咬;发声的在乱说,能说的不发声;懂的人没影响,有影响的人不懂。 或许二者可以互补,这样评论界才能给中国文学提供一个比较全面而写实的图景。

另外,顾彬对中国文坛的了解,没有媒体捧的那么全面,甚至可以说他的信息闭塞、滞后。当记者问到他对韩寒的看法时,他只不过笼统地说他是自恋这一派。他不知人家韩寒已经不“自恋”,而是摇身一变,成公共话题发言人了。从我最近《韩寒离知识分子多远》一文受到的强烈反对上看,韩寒“公共知识分子”这个标签怕是贴定了,去撕只会惹一身不是。将其和同时代的自恋作家联系在一起,说明顾彬的看法粗枝大叶,刻舟求剑,他基本上不知道中国文化界到底在发生着什么事。当然,没有人要求他面面俱到,但是他的结论下得太快太粗糙,会减少其言论的可信度。长此以往,他也会被边缘化,没人会继续理睬他说什么。

比顾彬更糟糕的评论者是西方媒体。他们在讨论中国文坛的时候,说来说去就那么几个人。郭敬明之类作者被屡屡提及,说到底,这是西方出版界品味恶劣,目光狭小,总是带着一些刻板见识在看中国文化界。如果说中国作家是国际文坛的土包子,那么国际评论人士则是中国文坛的土包子,他们有几个知道韩东、毕飞宇之类后起之秀的?当然这是双方的问题。中国文学的译介中,西方出版社有一些刻板的期待(比如喜欢伤痕文学,喜欢反政府,喜欢那些自我沉迷的作品),我们的作家则有意迎合,故而选择的视野日趋狭小,导致西方引进中国文学时出现坏品味。进入顾彬法眼的,不少本来就是垃圾。法兰克福书展后, 中国作家也必须改变观念,才能成功闯入国际舞台。

  评论这张
 
阅读(22426)| 评论(9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