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桥的博客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日志

 
 

”坏小子“  

2009-11-14 12:50:45|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我说到韩寒和”公共知识分子“的话题,后被批评很多。但是从今日我看到的《时代》亚洲版的一篇“中国文学坏小子”的文章上看,我的判断并没有错。我说他是稻草人战略,没有打着问题的实处,隔靴搔痒,没有深度,不是公共知识分子,也不会真正得罪有关部门,请看Times上是怎么说的:

Yet despite his youthful bravado, Han, who has published 14 books and anthologies, generally stays away from sensitive issues such as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His calculated rebelliousness, says Lydia Liu, a professor of Chinese and Comparative Literature at Columbia University, exemplifies the unspoken compact his generation has forged with the ruling Communist Party: Leave us alone to have fun and we won't challenge your right to run the country. "He is known for being a sharp critic of the government and the Establishment but he isn't really," says Liu. Instead, she says, Han is a willing participant in a process that channels the disaffected energy of youth into consumerism. "The language in his novels and the narrative strategies are very easy to read," says Liu. "Basically it's all the same book." (原文

译文:尽管只是初生牛犊,韩寒已经出版了14本书和文集,一般都远离民主或人权等敏感话题。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和比较文学教授Lydia Liu说他“算计好的造反”证明了他们这一代和中共建立起来的无言的契约。他作为一个政府和体制的犀利批评者为人所知,但实际上他不是。”她说,相反,韩寒积极参与了将年轻人的反叛精力引向消费主义的进程。“他小说的语言和叙事都很好读,”刘说。“基本上它们都是同一本书。” (译文来自译言网站

很多人不同意我的看法。而将”良知“,”公民“,”公共知识分子”的大帽子硬往他头上戴。在我看来,这才是祸害一个成长中的青年,因为是要将自己做不到或者没有勇气去做的事情,转而推到这么一个毛头小伙身上,赶鸭子上架,将他推往自己不去的前线而已。到底是谁更险恶呢?”公共知识分子“这个标签的存在本无意义,整出这个标签来,摆明着是要坑害韩寒。文怀沙如果不被人封为“国学大师”,也不至现在这么身败名裂,撕掉一个还不成熟的标签,不是什么坏事,至少我毫无恶意。而一些评论人士把人高高吊起,或是拉过来给自己壮声势,有朝一日和自己的意愿相违了,则又给否定掉,那倒是真把人当公厕使了。韩寒说外国媒体给他下套,在我看来,恰恰是国内的一些论者才阴险,在下套,好在他很精明,没去钻而已。

我说韩寒,说得很收敛,如果大家认真去读我的文字,会发现我对韩寒本人并无恶意,我甚至希望他有真正的实力,成为一个实至名归的公共知识分子。而不是被民意拔苗助长出来的公共知识分子。

为什么我的批评会捅马蜂窝呢?有两个原因:第一,人们在自己的偶像遭到指责的时候,会觉得很没有面子,好像自己判断力特差似的。其实何必?我喜欢林青霞周润发,你如果说他们一声不是,只要有道理,我照样敬佩你,因为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不把我的自尊建立在偶像的是非上,更不会为了维护他们而是非不分。

第二,粉丝一哄而上来谩骂,有的是嫌我还不够大腕,所以不该批评,这叫什么话?很多人希望用“南桥是谁啊?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个说法来贬低,我丝毫不受打击。正因为一个无名小卒在说自己的偶像,他们就受不了。难道批评只有在实力相当的时候才可以开展?照此逻辑,韩寒起码必须成为重庆市长才可以去批评上海市政府,对不对呢?

有粉丝说我给“韩寒提鞋都不配”,纯属炒作。不是我不配,而是不想,我有比给一个偶像提鞋或者擦鞋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再说一群挤进了留言的第一页就兴奋得像吃了摇头丸一样的粉丝在抢着提鞋,我操什么心呢?我写博多年,没写出几个粉丝来,这不是我的失败,恰恰是我的成功,因为我希望引导大家批判性思维,多角度思考问题,和我意见不同也没有关系,甚至常常有人给我挑错,如果有一群人跟在我后面当应声虫当所谓的粉丝,那则是对我的一大否定。

还有,我自己是一中国人,说点公道话大家就急吼吼说“你算老几?”《时代周刊》的说法比我不知狠多少倍,比如我说韩寒的批评是隔靴搔痒,只不过是说他不成熟,还没有足够的力度,我没有去攻击他做事的动机。《时代周刊》则是说他的批评是”calculated rebelliousness“(精心策划的反叛性),说白了是一种精明的”伪叛逆“,是和当局默契地在唱双簧。关于写作,《时代周刊》说他写的书“basically it's all the same book”, 其实是说韩寒的作品千篇一律,韩郎才尽,这才是恶意评价。可粉丝们怎么就鸦雀无声呢?说到底,还是崇洋媚外的心理在作怪。
  评论这张
 
阅读(5123)|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